明媚的清辉透过窗纱细密的漏洞,挥洒在床前的那朵栀子花上。宛若一位静躺的美人,月光增添花的妩媚。假如这时有风,便是最佳!不必拘泥于白日的娇羞,任清凉的光笼罩着。叶的青色包裹着牛乳的白,一如温暖的你的缠绵。在这里,在这独属于我的时刻,风与光交错着。光因风变得轻快,而风因为有光的憨照更显迷人。因为我的偏心,一味关注风与光,旁边的你有些愠色,转过头,身子移向了另一侧,不再看花,不再看月,不再看我。我急忙摊开双手,试探性的朝你走了几步。你并未反对。褶皱的衣裙显示着你的局促不安,或许是因为你紧抓过的缘故。你的心应该如这朵栀子花般,时时吸允着杯子里并不多的水,慢慢着积攒。你应该是有一个梦,一个关于绽放的梦。

如风的思绪飘过我醒着的脑海,我睁开涩色的双眼,却不能触摸那夜的荒凉。暗暗地告诉自己,不大一会天应该就会亮了。临窗隔壁的那家也将那支燃了一夜的蜡烛毫无疑问的扔出窗外,当然这是粗心小女孩做的事。“好香啊”,小女孩朝我笑了笑。额,你呢?还好花依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