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朔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题记

在离去时,“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停歇”。在灯的照耀下,想起你,你之忆。“兰舟催发,何处在停歇”。若知今日,何必留恋。只道是寻味,平平淡淡;而如今多了几丝愁味。

“门外草萋萋,送君闻马嘶”。如此,缭绕心间。你眸颜色,深入我心。溅起涟漪,尤不自知,叶影斑驳。蓦然回首,已不见你。只有残杯,香气。如此沉重,折煞我情。

在踏程之时,“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婀娜春无力。春色,梦里。我心依旧,早已皈依。在外的冷漠,身上被雕蚀满目疮痍,早已遍体鳞伤。心缭绕,情缠绵。

在启程时,下了一场春雨。与此同时,酸涩心里流落出一丝无奈。我心随雨而去,回到过去。惊鸿一瞥……

终于,原先的高兴被伤痛泯灭。始岸,伤口不言而喻。彼岸,只可远观。归来,是结局,亦或是开端。我心难舍,谁对谁错,早已摈弃世俗。

人生终会尘埃落尽,此去心情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