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止一次梦见,默默无言的妻子和人私奔,或与陌生的男人另有隐情。她总是麻木着面孔,冷漠着一切一样,或者这个世界欠她什么,还不尽的仇怨。这样她在不算少的家居和未知何处的空间里,她与人私奔,与陌生的男人在一起。为此痛苦不堪,梦中哭醒。

弗洛伊德解释说,这是人潜意识愿望的达成,不是你希望出现在梦中的那些剧情类的结局,而是经过伪装的另一个愿望的达成,即你害怕你的妻子外遇,尤其情感上的依靠成空。以此,以上的梦境与这种潜意识愿望相对应。

这是弗洛伊德探索人类心理的一个案例解释吗?使我们为之豁然开朗而感慨的奥秘探索吗?这是那一类犹恐妻子背叛者的心理症结所在?这是轻易就可以甄别他们梦境愿意的一类人?线性的思维,到了该生长的时候,如不坚守,狠心斩伐,那傍逸斜出的枝干就会遗弃了固有的正确方向,分叉而去,向另外的空间延伸。

树的枝干,脊柱为主的神经图谱—–那思维开发去的弯弯曲曲的放射性的;万有引力在凸凹不平的地面上的清水横流图谱;霹雳雷鸣在阴暗幽深的天空间的闪电脉络图谱—–地球上江河流域的主流和支系。皆为遗弃了固有的正确方向,以神奇的方式分叉而去,向另外的空间痉挛延伸。

如若这是心理学家的分析与描绘,那么一个平凡的人怎样理解大众内在的心理和思维,或者某一层人的思维和心理,他们的情感经验、认知经验,联想习惯和生活阅历?甚至以他们熟悉的喜爱的语言、思维及诸多因素,来勾引他们入彀,往前方施行,达到空间的胜地,耸起心目在高处,开满鲜花在曾经麻木或焦虑或冷静的心田?带来心理的慰藉?

当他说到,没有坚守住自己,还管别人的什么呢?那只是一个艺术工作者的职责,只是艺术家们联手要履行的职责?一个平凡的人总归是无能为力吗?多管闲事。是的,管住自己—-那些混乱的混帐的愿望是奢望吧。

德国诗人黑塞说

必须等你杜绝一切愿望

无欲也无求

幸福之名浑然不知

才不再精心那泛泛世事

你的灵魂才得宁日

由此清醒或者自以为是的,我新住的家居,就取名叫宁玥居;我的阳台叫宁玥台。杜绝一切奢望和杂念,只留一个志向,潜心构筑,孜孜以求唯一的圣域,乐于其中,花开其中,孕育其中而果实。

是心动,而非幡动。那幡花飘飞,与我何系?有心与一太共在,洪荒共存,不变不动,守恒如初。这也是一种愿望,一种有我之境,唯我之境。像妻子与人私奔的潜在忧惧,自己的工作的变迁,认识的沉浮升降,魍魉鬼魅的恐吓,在日常的却又像是在梦中的床榻前纠缠。但是,是心动而非幡动。

我回答朋友说,是的,坚守你本来的愿望,捐弃那些虚荣及一切与原初志愿相左的欲念,及其欲望周边的杂芜。那时候,风,还是原来的风;光,还是那灿烂的光;夜,还是一如既往的安宁和安宁。

宁玥居主人说:幡花跌宕幡花浓,西天焰,血火城。宁玥居处玥居宁,春水东墙,书房溪流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