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匆匆而过,逝去不留痕迹。岁月恍惚疾走,如流水不复返。过去的时光,过去的岁月不知何时也已经渐行渐远。遗落下的,只是淡淡的回忆中的美,记忆中的难忘。

——题记

花谢了,只留下繁花落尽后子规的哀鸣;叶落了,只留下秋风萧瑟中老树的叹息;风逝了,只留下风平浪静中江河的哀思;梦碎了,只留下曲终人散后的默默哭泣;岁月匆匆地去了,却给我留下了无尽的精神财富。

回望过去,才蓦然发觉我已在来到这个世界后经历了十三个春夏,十三个年头。十三年意味着什么?十三年意味着我们应该长大了,懂事了。十三年也同样意味着父母为我们操劳了十三年,应该老了。

冬夜的寒风呼啸而过,本已落定的雪花又被风儿扬扬洒洒吹起,漫无目的的在上空打着旋,飞过路边的路灯,晶莹剔透。晚饭过后,闲来无事的我便邀了父亲一同去散步,赏雪。本来嘛,父亲已不再年轻,禁不住寒夜的风雪,可我的偏执还是让父亲爽快的答应了。

冬天的夜幕总是这么快降临,时间不晚,却已如同夏天的深夜一般了。雪花依旧是零零落落的飘飞着,仍然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

在寂静幽长的路边,我与父亲并肩漫步。看着这漫天飘飞零落的雪花,我的心中甚是欢喜。路灯下,我的眼光随着飘飞的雪花落到了父亲的身上。我忍不住仔细打量了这个为我操劳了大半辈子的男人。这一眼,只是这一眼,让我呆住了。往日高大的父亲哪去了?仔细的比量,我却快要和父亲一般高了。再瞧父亲的容貌,本来年轻朝气的脸上,也不知何时留下了深深的岁月的痕迹。乌黑的头发,也不知何时因为我操劳而染上了白霜。心头像被什么狠狠的敲打着,不是滋味。父亲好像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便加快了脚步。我也赶忙低下了头,任凭心中的思绪汹涌。

回到家,我为父亲抖去身上的雪,才注意到父亲的背竟有点驼。不知怎的,眼眶很不争气的红了。我忙转开脸去,背对着父亲,怕父亲发现。可懂我的父亲还是察觉到了我的异样,关心地问:“怎么了?是不是冻着了?”我忙掩饰住内心的伤感,嬉笑着说:“没事,没事。”怕眼泪流出,怕父亲担心。

在那普普通通的灯光下,我看到了最真实的父亲,他,老了。我知道,我也该长大了,我也该独立了,我也该自己学会照顾自己了,我也该让父母好好休息了,我也该为他们做点什么了。

我感谢父亲送给我的礼物,它无形,它透明,它让我成熟了许多。岁月释然无声,但它给我的礼物,它让我成熟了许多。岁月的馈赠,我将从容地踏上未来的道路。让我在以后伴着这无形的岁月礼物,长大。莫让年华付流水,莫让光阴逝无声。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