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记得

我一直记得院墙外的那间小酒吧,你开心不开心的时候,都喜欢拉着我去那里坐一坐,我们总是坐在角落里看街头的人来人往,我向来话少你却像个话唠,谈天说地忘乎所以;

我一直记得院墙外的那间小酒吧,你第一次失恋的时候,拉着我一定要去一醉方休,我们坐在陌生的闹市口,听着留声机里他和她的故事,你大口喝酒沉默不语,我却像个话唠,语无伦次不知所以;

我一直记得院墙外的那间小酒吧,承载着我们多少的青葱岁月,有文艺女青年的娇好容颜,也有虚幻世界里的杀戮气息,你总是嘲笑我文弱无力,我总是取笑你傻里傻气;

我一直记得院墙外的那间小酒吧,在一起沉醉的情节里,我总是给你讲述我渴望的生活,只盼望素未谋面的那些美好,在即将而立的年纪里,我们和故事里的情节却只剩格格不入;

我一直记得院墙外的那间小酒吧,在你编写的剧本里,一次次演练再次相遇的那一撇,带点土气浪漫的情节,我总是忍不住关键位置的大笑,可是多久之后却只剩镜子和我演练;

我一直记得院墙外的那间小酒吧,转眼毕业季纷至沓来,一批批共渡时光的他们,在熟悉场景陌生的故事里,相互拥抱互道珍重,彼此畅想多年以后的我们,在哪个未知情节里你和她她和我;

我一直记得院墙外的那间小酒吧,离别终将到来的梦魇,你抱着我痛哭失声,你高大背影带着点点凄凉,一次次约定再见的日期,推杯换盏只剩笑颜沉湎,那时的你我一直站在街角的时光里;

我一直记得院墙外的那间小酒吧,你送我一步步走进人潮里,再没有道别没有沮丧,一次次约定好的年更岁尾相见,时到今日却未再见,一次次路过彼此的城市,却中冲而过没有一通电话的勇气;

我一直记得院墙外的那间小酒吧,在生活的转角处看到多种可能,习惯落寞的宿醉之后彼此问候,默契的对现在的生活避而不谈,说来说去停留在最后没喝完的那杯酒,留恋迷惘无知年少时光;

我一直记得院墙外的那间小酒吧,某年某天偷偷逃离陌生的城市,跑去看看那年那天喧闹的街角,留声机里还在放着他和她故事,程式化的斟满大号酒杯,忍不住和电话那头的你一饮而尽;

我一直记得院墙外的那间小酒吧,酒吧老板是位不惑之年的大叔,他还记得失恋时的你大口喝酒,我们也记得觥筹交错里和他的攀谈,在远去的老旧时光里,让我们干了这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