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教师

楔子 出狱

华夏国,首都市第一监狱。

这座关押着全华夏国顶级罪犯的监狱大门历来只进不出,便是中/央领导过来视察工作,也只会从侧门进出,这扇前院的大门,自从它建成之后,能够从这里活着走出去的犯人不超过十人。

而张凡便是其中之一。

“咣轰!”

厚重的铁门紧紧关上,发出悠久而又玄重的声响,撼天动地!

终于出狱了!

张凡回头微微看了一眼身后这高大森严泛着无尽威慑光芒的监狱,垂首一笑,摇了摇头,这才转身离去。

路还是和一年半之前一个模样,没有任何的改变。破旧不堪的柏油路,在路的两旁长满了高大的杨树,严严实实的挡住了两处而来的风。正值八月底,天仍旧热的要人命,张凡一脚踏上这条路,立即有了一种自己快要被这条路蒸干了的感觉。而知了仍旧躲在暗处唱着亘古不变的烦躁歌曲,绵绵不变,随着太阳越来越接近中午,这种噪音也就越来越大了。

若是在一年半前,自己出狱的这天,不应该只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吧,至少魑组的兄弟姐妹们肯定会来接自己的,可是……物是人非。

景还在,人已逝。

一切都已化作了飘渺尘烟,消逝不见。

张凡苦涩地笑了笑,将身上的短袖脱了下来,跟着随手一甩,搭在了肩膀上,跟着慢悠悠地走在了这条乡间小路上。

——

“那个瘟神走了吗?”

“已经走了。”

“谢天谢地。”

“他不是犯的叛国罪吗?我以为他会被关押一辈子的呢!”

“你还真希望他在咱们监狱呆一辈子啊?你丫脑袋被驴踢了?”

“我只是好奇而已……”

“你知道瘟神爷出去之后要干什么呀?”

“不知道,干什么?”

“教师。”

“什么?我耳朵没听错吧?我觉得瘟神爷更适合做厨师!”

“我觉得瘟神爷更适合做老师。”

“为什么?”

“因为瘟神爷是一个传说。”

第001章 第七种女人

颠簸不堪的乡间小路,一辆军用吉普车如同脱了缰绳的野马,一路呼啸而来。密密麻麻的白杨树漏下了星星点点的光影,将吉普车点缀成了“斑”马。

“真烦!这天都热死了,真不知道这些小虫子为什么要这么卖命的叫!”何思盈有些恼火,郁闷,小手扇动不迭,香腮上尽是汗汁,高挺俏立的鼻稍上更是布满了星星汗珠,“我说陈叔,你开快点啦,咱们完成任务后赶快回去,早知道天这么热,我就不出来了!”何思盈嗔叫着,一想到家里那凉爽的房间,更是恨不得立刻飞回去。

陈昂微笑了笑,并没有因为女人的话而加快速度,“小姐,这个速度已经是极限了,再加速的话我怕这辆老爷车会散架的。”

听到陈叔这样一说,何思盈顿时颓丧地窝回了坐位里,“早知道会这么热,真应该开宝马车过来了,啊呜!都是那个死流氓的错啦,要不然人家还躲在家里吃冰呢!”挤了挤鼻子,现在她是真后悔执意开老爸的吉普车出来了。

本来这次她不必一定非要开吉普出来的,可是这次见得可是那个死流氓哎,如果让他见到自己开的是宝马,到时他肯定会说闲话,什么贪污国家公款、傍了大款啊之类什么的,切!本小姐天生丽质,十三岁就出去打工赚钱了,现在不仅是国家公职,还是香榭儿模特公司的特约模特呢!开宝马又怎么啦?这点钱对本小姐来说就跟玩儿似地。

真搞不明白,这臭流氓怎么这么快就从监狱里面出来了呢?肯定是他又傍上了哪个国家高层领导!一定是这样子的!

本来还以为这个家伙会被送上刑场枪毙的呢!

想到这里,何思盈的鼻头皱了皱。

作为曾经亲手制服这死流氓的特警,何思盈觉得有必要赶过来警告那死流氓一下,这种判**放出去指不定会再做出什么误国误民的事来呢,作为警察,她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一个潜在的犯罪因素呢?

所以今天上午自己还窝在自己的小香房里面享受着星期天带来的空暇时光时,上头一通电话打过来,自己就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

张凡要出狱!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呀!

“嘿!美女,是不是想哥哥了?”正当何思盈想得出神时,吉普车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咚咚”两声,一个深富磁性的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何思盈一愣,好勾人的声音啊!不过当她回过神来,看清楚车窗外男人的模样后,顿时像屁股坐在钉子上一样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死流氓,怎么是你!”

“是不是看到哥哥我没有被枪子儿给崩了,你感到很气愤啊?”张凡微笑着一张脸,凑到了窗户边上,一张欠扁的脸顿时在何思盈的眼前放大了起来。何思盈只是轻轻一愣,下颚就被张凡用手给捏住了,“是不是很奇怪犯了判国罪的人还会被无罪释放?是不是很奇怪明明该死的人现在却出现在你的面前?啧啧!我的何大警官,这回哥哥我可真是令你失望了。不过你放心,下次如果我再犯了什么事的话,我肯定第一个打电话给你,肯定会等着你来抓我的,怎么样,哥哥对你不错吧?”

张凡一连串的“是不是”一时将何思盈镇住了,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确实很邪恶,当年自己为了抓住他,可真是被这个家伙吃尽了便宜,不但被他用手在自己身上狂摸了一通,更可恨的是,自己那对绝世美丽的珠穆朗玛峰差点被这家伙给捏爆了!

因为这事,害的她那里肿了一个星期,最终才恢复过来,不过也产生了后遗症,那就是一一边大一边小,严重地影响了美观!现在自己一想起他就是一肚子的火气!

可是奇怪的是,他虽然这样对待自己,可是自己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他死,饶是后来他在军事法庭上被判以判国罪而入狱,她也没有因此而认为这个男人一定得死。

忽然下颚的一阵疼痛将何思盈从发愣中拉了回来,看到张凡一张笑吟吟放大的脸,她顿时一阵面红耳赤,选择性地忽略了张凡前面的问题,大呼大叫道:“死流氓,臭无赖,你赶快给我松手!”言罢,双手扑腾了起来!

就这么几下,手指忽然划过了对方的胸膛,何思盈这时候方才发现,自己触碰到的好像是对方实实在在的身体!我的老天!这个家伙竟然光着上身!

刹时间,何思盈的脸轰的一下烧燃了,这家伙怎么没穿衣服就在大街上乱走啊!真是的!吓坏小朋友怎么办?何思盈偷偷看了对方一方,忽然才看到,对方的胸膛上面布满了各种各种的伤痕,有些已经很淡了,而有的,却很深,很明显,形状可怖,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些伤疤的时候,她竟然忍不住有些想要上去为他抚平的冲动!

张凡轻轻一笑,将手收了回来,转而戏谑道:“何大警官今天亲自来第一监狱不会是专程来看我的吧?啧啧!看来我的面子倒是挺大的嘛,中国龙组的候补成员,首都警局头号女警员何思盈小姐,竟然会亲自来第一监狱接我出狱,真是让我容幸备至啊!”

“你,你少自作多情了!谁来看你啦……”何思盈气结,急忙收起刚才那样的想法,娇脸撑得通红,丰盈的胸脯更是一上一下的起伏不定。何思盈不解,怎么什么话到了这个男人嘴里就变味了呢?和一年半之前一样,明明都被自己捉住了,还不住儿地调戏自己。这么色的selang真不知道这一年半的时候在监狱里面是怎么度过的,万一忍不住色心怎么办呢?该不会是……现在网络上尤其流行搞基这种行为,呃,太邪恶了!真是太邪恶了!

“噢!原来不是来看望我的啊!”张凡一手撑着门框,右脚环在了左腿上,呈金鸡*状,貌似恍然大悟,“那么不知道何大警官来第一监狱做什么呢?来这里兜风?”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何思盈没好气地嗔道,不知为何,自己在这死流氓跟前总是少了点身为特警的气魄,尤其是看到他这张总是一成不变的笑脸的时候,自己就更加的没有底气了,总觉得在这个家伙面前自己矮了一级似地。

张凡抿唇笑了一下,修长的手指托着下巴,撇眼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老者看了一眼,笑道:“何小姐的口味可真是独特另类啊,这么大热天的,不在家里吹空调,却陪着老情人在外面瞎转悠,难不成想找一处安静无人的地方搞车震?啧啧,我看还是算了吧,这辆老车还真是经不住折腾啊!几下包准散架。”

“你说什么啊?”何思盈皱起了眉头,顺着张凡的视线看了一眼坐在前面的陈叔,再回味了一番刚刚这个流氓所说的话,脑子里面顿时轰的一声爆炸开了,“他是我叔叔!你……这个流氓!脑子里面怎么全是那种龌鹾的思想啊!你才车震呢!”

“连叔叔你也要啊,佩服佩服!我怎么觉着你的品位和我一样呢?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shunv了,不过和你比起来,我的口味又显得淡了一点,你的这位叔叔可真是熟透了呢,重口味啊,真是重口味!”张凡依然满脸布着平淡的笑脸,嘴里却是不依不饶地轰击着这个可爱而又大条的女警察。

“你,你放屁!”何思盈差点没气吐血了,这家伙怎么还和一年半前一样啊?话没两句就带着邪恶,自己快要被他给气死了!

张凡收起调谑,伸长手臂在何思盈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笑道:“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嘛,何大警官,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吧?难道说,你们真的……”

“你再满嘴喷粪,老娘一枪崩了你,你信不信!”何思盈快要气疯了,早知道会这样,自己就不来这里了!哎,又被他一通调戏,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脸皮怎么会那么厚的!铁打的吗?更加可恶的是,还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自己身上的零部件除了那神秘幽径没被他碰过,其他的地方都这家伙侵犯过了!哎!自己的命还真不是一般的苦逼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