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畜栏里的动物生活非常愉快,什么也不缺少。

一天,突然一切都改变了。农夫提着食桶把粮食撤光以后,关上畜栏的门就走了。他以为还可以再回来。事实正相反,过了好些日子,他也没有露面。动物们无法知道,农夫得了很重的急病。动物们在畜栏里又饥又渴。公鸡都没有力气啼叫了。

不过,孔雀根据它的老习惯,在这些日子里,仍然迈着发抖的脚步走来走去,将那五彩缤纷的尾巴展成扇形,高做地显示着自己。

“妈妈,”一只瘦得皮包骨的小母鸡问,”孔雀干什么每天开屏?”

“他爱虚荣,孩子!傲慢是至死不变的陋习啊!”

孔雀高傲,它还有美丽的羽毛;有些人什么本领也没有,却常常摆出臭架子。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