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做个迷倒男人的坏女人?

响亮的男声,让上上下下的男人们停止了活动。小雨抬眼往楼上看时,对方已经趿着拖鞋消失了。

夜里,小雨收拾到夜深,很累,却还是被屋子里散发出来的霉味熏得无法入睡,木质结构的屋子隔音不好,

说话稍稍大点儿声便会听得一清二楚,特别是入夜之后,万籁俱寂,整栋楼就成了一个叫嚣的小个体,什么声音都有。

必须早起进海货,小雨强迫自己睡,翻个身,耳朵却贴近了隔壁,一阵有节奏的木床声吱呀着传来,

女人忍不住地高亢叫着,带着呓语一般地呻吟。小雨烦躁地蒙过头去,直到把自己憋到窒息才重新探出头来,忽而,她就听到了男人低沉的呻吟声,抑制不住,激情澎湃,沾染磁性。

小雨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飘荡,像被泡起来的豆子,浮着,躁着,拥挤的情欲不由分说地拉扯着她的心,手里握满了清汗,展开,热气腾腾。

男人将钥匙放还她的掌心,憨厚一笑:拿好,记着这门开得越轻,越容易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