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派我出差,刚好是我前女友的城市,想着好久没见,心里还是对她有点留恋。我不再是那个当年跟她在一起时的工作处处碰壁生活捉襟见肘的毛头小子了。我想让她看到我的成功,她看到了,我的成功才更有意义。从以前的朋友那里,我听说她的境况远不及我,做着一份辛苦但薪水不高的工作,嫁了一个工作一般收入一般的男人,过着普普通通柴米油盐的日子。我给她打了电话,她马上爽快地说请我吃饭,她的声音还像当年一样轻快柔软,不知道是不是在刻意掩饰内心的窘迫。

她请我吃饭的地方是一家不起眼的馄饨店,小小的门脸,大众的装修,笑容憨实的服务员。她并没有如我预想的那样精心打扮,而是穿了一条寻常的裙子、一双款式简单的凉鞋,背了一只帆布包包,一张素脸未施粉黛。和从前相比,她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不,仔细看还是有变化的,她的皮肤没有从前那样柔嫩光滑了,比起外面那些光鲜亮丽的女人,她脸上的胶原蛋白明显不足,她已经过了女人最鲜艳夺目的年纪,又不肯花钱花时间保养,自然会显老一些。

她举止如常、笑容自然,在穿着精心意气风发的我面前,并没有显出丝毫的不自在。她点了两碗虾仁馄饨,边对我说:“这家店的馄饨是本城一绝,尤其是这虾仁馄饨,好吃得不得了,一会儿你尝了就知道了。”她还记得我喜欢吃虾仁馄饨。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偶尔吃顿馄饨也算奢侈,常常是两个人要了一碗馄饨,你吃一个我吃一个,为了让对方多吃几个,总是一碗馄饨都凉透了,还没有吃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