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们都习惯性的学会了怎么去遗忘对方

遗弃最初的信仰

即使曾经的我们多么璀璨

即使我们面对着对方永远无法狠心丢弃,但是我们却在不知不觉中忘记

不管我们在是非中如何学会冷漠

始终抛不下起点的痕迹

无法越过未来的道路

是时候该忘记了

不再固执的坚持,最初

不再希冀对方给予我们任何温暖

不再把一份份纯真留在心中

这不再是我们永远为友谊立下的纪念碑

而是一块墓碑

纪念我们死去的友谊

当甘霖干涸

露珠不再绽放

花枯萎

心源枯竭

我们还能如何理解最初最初对别人不会有丝毫掩饰的信赖和依赖

懂过,哭过,失望过,理解过,忘记过

都不足以一个遗弃过来的沉重,我们都将背着包袱向未知的一切走去,但是,成长带给我们的是,路上不再有友谊的温暖,朋友的关切

我们只能不断尝试独立

自己走,自己倾诉,自己哭泣,自己坚强

一切都在我们所有被安排的鲜血淋漓的面目全非的轨道上。

当习惯了沉默,习惯了淡漠,习惯了孤独,一切都毫无意义起来,这或许是人性的蜕变与净化,变得纯净而透明。

我们一辈子都在寻找知己

可是哪有什么真正的永远不会改变的朋友

我们只能尝试着学会小心翼翼,惺惺作态,一遍遍提醒自己

不管多么痛,不管多么累,我们不能轻易说永远,不能轻易对对方寄予所有期盼,要知道,血会流动,信仰会改变,人性会不断变幻

想着,听着,看着,关于别人的所有,在别人的世界中,我们是旁观者,在我们自己的世界中,只有自己是主角,观众,自唱自演

当我们学会守候,学会仰望,学会轻易遗弃,学会轻易忘记,领悟人性最初的漠然,那是我们与这种漠然完全渗透的开始,才会骤然发现

最初的起衷都变得毫无意义

最初的梦想已经背负了我们心灵上无法挣脱的枷锁,所谓的梦想海洋中,我只想着,怎么能把自己裹在暖暖的童话世界中,不会苏醒,只能踏遍所走地方,却不会寻觅见自己留下的点点痕迹

为死去的友谊默默祈祷,这是我们发自心灵的祭祀,祭祀已经无法沐浴在耀眼光芒下的友情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