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结婚快40年了,有人说生活一辈子,吵闹一辈子,忍耐一辈子,这就是夫妻。这似乎就是我们的写照。年轻时恋爱,她是大学生,布尔什维克,这在我们那个年代,我这个“左老冒”,算是满足了,所以结婚后总想自己是乡下人,找一工人女儿,条件还如此般配,所以事事处处都让着她,谁料这一让就是近40年了,老了还是拿我当“嘴架子”。我曾经苦恼过,但始终找不到难题的出口,于是只能在痛苦中忍耐,在忍耐中坚守,在坚守中发作,在发作中再忍耐,恶性循环的圈子就这么循环,假设不坚守,当然就没有这个循环了。

有人曾经讲,如其那样长痛不如短痛,天下离婚的人又不是我开天辟地头一回。我却不能与此雷同。我虽然没有对在折磨中坚守的夫妻与再婚的夫妻做过普遍调查和抽样分悉,但在我们周围还是能看到不少再婚的夫妻,不比坚守的夫妻更幸福。我曾经认识一位朋友,他比我大几岁,单位条件很好,结过三次婚,生了三个孩子,老了不能再离了。他虽然比别人多了两次结婚的得意,因为后两次再婚的都是姑娘,但后来前面两个孩子常来找他要钱,后面的老婆和孩子都很反感,常有不快发生。前面两个老婆虽同别人结婚,但因孩子与他总有扯不完的麻烦。看吧,他始终在一群人的纠缠、谩骂、吵闹,甚至打斗中生活。依我看,他这样真的才是长痛。如此煎熬之日,何时才是尽头?

人们都说,相爱容易相守难,爱的激情一触即发,守的淡定地久天长。矛盾无所不在,人逃离不了矛盾就像逃离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样,如其离了结、结了离,还不如坚守的好。不论男女,过了“花甲”,人生就是要有个伴,生灾害病,头疼脑热的不能动弹,总得有人端茶倒水;出门溜达,总得有人相伴;有事没事,总得有人说个话;到了七老八十的,绝不能进门一盏灯,出门一把锁,面壁而言、伴灯而宿的寂寞当然难耐,所以老了夫妻就是做个伴,老伴老伴,就是这么个意思。不管谁再风光,老了都这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