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浩至今仍不敢回这座小城,他总怕触碰到尘埃里的每一份记忆的因子,散开那曾经的爱恋的迷迭香。他怕醉于这离愁的香味,牵动本欲放下的思念。

江南的小城本就多情,更奈何连绵的细雨久久不停歇,与那潮湿的空气痴绵着。细雨中的人更是依依不舍,放不开彼此紧握的手。站台上传来一声声列车员的催促,空气中跳动的不安尘埃,似在预示着未来相遇的渺茫。一切的不舍都敌不过时间的残忍,离别的那一刻总显得那么庄重,说不出心头的酸楚,道不明未来的回转。

伊静没有像偶像剧里那样,追着火车跑,潜在的常识还算清醒。她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火车远去,看着朴浩从她的视线中消失不见。然后回转头,雨水与泪水模糊了双眼,这本不该哭泣的,这是值得高兴的事。他选择了去远方当兵,为了以后能担起保护她的职责,不像现在这么无能为力。更何况这是他所向往的神圣职业,她应该为他高兴才是,可这泪水依然放肆的流淌,像伊静对朴浩那长长的思念一样。

朴浩离开了,离开了她的身边,离开了这座小城,每个寂寞孤独的黄昏,都只有她一个人瘦弱的背影长长的斜拉在柏油路上。伊静从不会忘记给他写信,小城起风了,落叶了,迎来了几许微凉、萧瑟。不知北方的朴浩,你过的怎样呢?干燥的寒风可还能抵挡的住?许久没有来信了,你可还想念我?这条我们一起上学的路,如今已是落叶满地了,街角的小摊儿搬走了,日子总是这么漫长。你走后,周遭变了好多,气候冷清了,我更孤独了……

小城的太阳升起又落下,余晖赶着朝霞的脚步,一寸一寸的挪着。过了一春又一秋,花儿败了几轮回,走走停停的人群,浮躁落寞的空气,所有的一切都在微妙的变着。唯有邮递员的步伐未变,总会在一周的末尾捎上伊静的信,无奈的摇头叹息,只见寄出,却从未见有回寄的时候。

朴浩定是太忙了,部队的规定太死板,连信也不能回,伊静愤愤地踢着落叶,为着没有回信的朴浩开脱,更像是安抚自己惶恐、不知所措的内心。过完这个秋天就好了,他定能回来看我,假期结束后,肯定有机会见面,伊静不厌其烦的努力说服自己,总有一个个小希望支撑着她,让她执着的守着这份承诺。

这年夏天,伊静要高中毕业了,她兴奋的给朴浩写信希望他能回来,与她一起度过这最后的美好时光。三年了,该是他回来兑现承诺的时候了。伊静填报了他所在的城市,欣喜的等着朴浩回来告诉他这惊喜,这是她最兴奋的一个夜晚。

只是伊静没能等到这分享喜悦的一刻,朴浩终究是没来,积淀几年的落寞、失望还是硬生生的展露在她的面前。承诺终究是承诺,永远遥不可及,到底是她的一厢情愿,还是生活的蹉跎坎坷阻碍着他们。她不懂,千丝万缕的思绪纠缠着内心的苦楚,为什么会音信杳无,说好的给她的承诺呢?

等我五年,会让你过的幸福!朴浩承诺的幸福,或许伊静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她不会想到朴浩的远去是为她幸福的未来买单。多年前她从地痞的手中逃脱,曾一度感谢的恩人竟是朴浩,只是她不曾看清他的模样。朴浩打伤了其中的一人,结果就是被打残一条胳膊,平等兑换的规矩。朴浩把最后的美好形象留给了伊静,离开这座城市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他选择善意的欺骗她。他不能如此的陪在她身边,她应该拥有更好的生活,只不过这是朴浩给不了的。

她来的信他有多想回,没人知道,他多想在她失落的时候给她一个温暖的肩膀,只是这都太过奢望。他没日没夜的工作,就只为能让她过的好一点,通过匿名的方式递送给她,关心着她。当初的承诺,本不该让她存留希望的,三年的等待,只是让她忘了自己,给她更好的生活。不该再对他牵挂的,朴浩不会懂伊静的执着,感情怎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伊静离开了这座充满美好回忆、却又令她伤感的城市,去了有朴浩的城市。她要去寻他,于这茫茫人海中,给过的承诺,定不会让它空空浮沉。火车碾过了黄昏的最后一缕余晖,小城的记忆,摇曳了满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