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孤独的你并不是一无所有,可能是你没发现角落属于你的那个东西。

她叫芊,人如其名,芊芊细草,柔弱的你不敢亵渎。她和我相遇的时候,是晚夜。和现在一样,7480列车,车上是铁轨与车接壤的咚咚声。车里安静的一片死沉。有的只是孤独的游人发出的打鼾声。车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芊。她非常的安静,修长的秀发遮住她的半边脸。宁静的画面与车上的沉静却不相容,因为她显的格外突出,可能是她的秀发以及她的安静。

她手里拿着一本书,一本法语书。我不懂法语,不懂她在读什么文章。只知道,她似乎被迷住了!她的眼显得格外的有神,透出的光显得格外清澈,没有世间的噪砸,没有迷茫,没有孤独,没有一切的负面情绪。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形容,就是那种清泉突然在平地迸出,让人眼前一清。

她发现有人在看她,抬起头来望向我。她轻轻的一笑,化解了我此刻的尴尬。我也不见外,嘿嘿的傻笑。

方便聊一下吗?我看着她。

她点点头,从容不迫,没有一丝的不愉快。回答更是简单的让人舒服。

你,一个人吗?我问到。

当然,你也看不到我旁边有其他人啊。她笑着回复,还有一丝的幽默。你呢?

当然,像我这种孤独旅客。当然一个人,我走到哪,就能停到哪,不用担心,不用烦恼。她看着我,笑了笑。说实话,我实在搞不懂她在笑什么,笑我孤独笑我一个人。可是她也一个。这点并不好笑吧!

她看着我,说:孤独的人从来不承认自己孤独。当然,承认自己孤独的人不见得孤独吧!现在轮到我笑了,我想她一定学的是哲学系吧,一句话把人解剖的如此清楚。我看着她,淡淡的说,听听您的见解。

她看着我,你是一个人!我点了点头。我也是一个人。但我从不会把自己定义到你说的孤独一类人中,如果按照你说的孤独,那将是泛指,而在我这,只有心灵与思想都无话可说的那才叫孤独。你可以以为那叫思想与语言和别人的交流障碍。而现在的社会,这样的人少的可怜,他们可没在人前说着自己是孤独的。所以我认为你说的孤独不成立。

我看着她,反问道你了解我吗?

这句话把她问住了,是啊。我了解他吗,怎么可能说他不孤独。

我看她陷入沉思。便不去打搅。

一夜的火车,转瞬即逝,映着黑暗,反过来的光明极其的微弱。但当阳光占据了天空,反过得却没有了黑暗。

她一夜未眠。我不同,早安稳的睡了一觉。下车时,她看着我,也选择了下车。我很是不解。

你也到站了吗?

她摇摇头,我来了解你。

是的,这么一了解就是七年。七年,早已经把一个人了解得透彻。

我和她结婚了。是的,你没听错。

我还记得那是午后的婚礼。我俩对着太阳的余晖祈示,对着教堂喧盟。神父的指引下。我们相拥。那一刻,她问我。你还孤独吗?我抱起她你说呢。

那天,余晖下的我们是那么美,趁着年轻,衬着晚霞。写下了不在属于我们的孤独…………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