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傍晚,已经喝得半醉的农夫命令他的老婆说:”喂,再给我拿一瓶!”他老婆一边拿酒,一边说:”好啦,好啦,告诉你说,这是最后一瓶。””你说什么!”农夫大吵大嚷,”我要喝光家里所有的酒!”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直到把一瓶喝干。酒有点生气,它要报复一下酒鬼。农夫离开房间,去换换新鲜空气和乘一会儿凉。酒给他的双腿下了绊子,让他大头朝下跌进恶臭的粪坑里。

乐极生悲,自作自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