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代初,在济安城老南门附近,有座临街的两层青砖小楼,黑漆金字招牌上写着”茂昌货栈”。路过的行人经常看见门前有个头戴瓜皮帽、身穿长袍马褂,被称为”汪掌柜”的中年胖男人,手拿一根锃亮的铜质水烟袋,迎来送往地忙着招呼客人,生意做得似乎很兴旺。不过他那鼓鼓的鱼眼泡总是多疑地扫视着四周,流露出让人揣摸不透的目光。

当时,这个豫西山城刚解放不久,城内还隐藏着一些国民党潜伏特务、溃兵,他们勾结城外山上的土匪和乡下的会道门徒,经常进行暗杀、投毒、放火等破坏活动。根据城军管会所掌握的线索,”汪掌柜”叫汪其仁,绰号”东家”,其真实的身份是”地下救国军”司令,茂昌货栈是该匪特组织的联络点。

那年九月的一天,打入敌人内部的情报员送出消息:当天下午”地下救国军”的骨干分子要在茂昌货栈开会,蓄谋在国庆前夕里应外合,在全城搞一次大规模的暴乱,颠覆人民政权。军管会决定:让侦察科长周强带人提前把茂昌货栈悄悄包围起来,争取将匪徒一网打尽。

山里的天气凉得早,才进入九月,萧瑟的秋风便把飘飘扬扬的落叶刮得遍地金黄。埋伏在街对面一家民居里的周强和战士们,从窗口监视着出入”茂昌”大门的人员情况。不到两个时辰,陆陆续续有二十多个神色鬼祟、东张西望的家伙溜了进去。当又一个商人打扮的年轻人进入视线时,大家不由得吃了一惊,低声嘀咕:”嗨,这不是侦察科的曾玉斌吗?他怎么……,”周强制止了战士们的议论,叮嘱道:”曾玉斌是打进敌特组织的侦察员,我们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没有他的信号决不能贸然行动。”这时,站在周强身后的军医郑书元怱然报告,说他有了个急救包忘拿了,周强命令他快去快回别影响战斗,蒋医生答应着匆匆离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

按计划曾玉斌应该发出信号了,却不见他的有任何动静。而且,进去的匪特们比原来情报里讲的要少一大半。这让周强感到十分焦急,就在他紧张地思考着下一步如何行动的时候,猛听得几声沉闷的枪响,紧接着茂昌货栈二楼的窗户”哗啦”一声被踢破,从里面纵身跳下一个人来。

周强一看情况突变,马上下令开始进攻。顿时枪声大作,战士们迅速向茂昌货栈冲去。

从楼上跳下来的那人正是曾玉斌。

他名义上是回春药店的老板,实际上是我军的侦察员。这次他冒名顶替已被捕的台湾派遣特务打入匪穴,取得了敌人对他的很信任,没想到在胜利即将到来之时却暴露了自己,这让周强感到很突然。他和警卫员小赵冒着密集的枪弹冲到曾玉斌身边时,发现受了重伤的曾玉斌已经昏过去了,俩人赶快把他抬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墙角下。曾玉斌从昏迷中醒来强忍伤疼说:”‘东家’不、不在里边,他带着一部分人去烧粮库了。快,快去救……”

这时,周强明白中了敌人”声东击西”的诡计了。粮库在城市的另一边,那里存放着几百万斤粮食,可以说比大家的生命都要宝贵!一旦粮库被烧,在这饥荒年份引起的混乱,会像铺天盖地的狂风一样,后果不堪设想。此刻,靠在周强怀中的曾玉斌断断续续地说:”内、内奸叫’花蛇’,……”说着又昏过去了。

周强心急如焚,决定先去布置抢救粮库的任务。

四下看去,见战士们都在与敌人激战,附近只有一个带眼镜的军医郑书元在救护伤员。周强喊他过来和小赵一起把曾玉斌送到医院治疗,便急忙率领一部分战士向粮库方向火速赶去。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