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思远当上了人事处的一把手后,第一时间跟自己的父亲通了个电话,想让父亲也高兴一下。不承想,程父沉默了片刻后,说:”你周末回家一趟吧,我有件咱们程家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要送给你。”程思远的祖上在明朝的时候曾经官至吏部尚书,从那以后程氏家族里就再也没有出过那么大的官。程思远从小便立志要当上高官,以光宗耀祖。

周末,程思远开着处里新买的奥迪车,带着给父母兄弟们买的大包小包的礼物,领着老婆白羽、儿子程成衣锦还乡。村里的亲戚们、乡亲们听说程思远当上了处长,也都纷纷登门道贺。程父也早有准备,他忙把早就准备好了的鸡鸭鱼肉、各种菜肴和好烟好酒摆上桌来,招待乡亲们。

这一天的酒席下来,程思远已经是浑身酒气了。吃过晚饭,送走了众亲戚和乡亲们后,程父才把程思远喊到自己的房间里。程父从一个看上去很有些年代的红漆木箱子里恭恭敬敬地拿出一件大红色的官袍来,摆放在桌子上,对程思远说:”这件大红官袍,是咱们程家老祖宗穿过的。老祖宗去世的时候留下了家训,以后,程家的后人凡是有当上要员重臣的,都必须穿上这件官袍睡上一宿。”听完父亲的话,程思远既兴奋又感觉有点晦气。兴奋的是这么一件保存完好的明代官袍,那可是一件无价之宝,是文物啊!晦气的是,虽说这是宝贝,但毕竟是死人穿过的衣物,穿着这样的衣服睡觉,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但一想到众乡亲羡慕的眼光,程思远心里美滋滋的,虚荣心战胜了不快,他伸手拿起那件大红色的官袍,套在自己的身上。程父见儿子穿上了官袍,说道:”你也累一天了,那就早点睡吧。记住,今晚睡觉不能脱下官袍啊!”程思远忙点头答应,程父这才放心地离开了房间。

老婆白羽和儿子程成从外面走进房间,见到程思远这一身装扮,娘俩捧腹大笑。程思远只好边笑着解释,边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地睡着了,这一天下来他也真是累坏了。

程思远一觉醒来看着周围的一切,忍不住大吃一惊。房间里宽敞明亮,桌椅家具古色古香,却已经不见老婆白羽和儿子程成的人影。程思远忙翻身起床,去打开仿古式的房门。院子里绿柳成荫、小桥流水,程思远茫然失措,想不明白这是什么地方。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古装长袍的中年男人俯首低头快步走到程思远跟前,然后单腿跪地说道:”启禀老爷,外面有扬州府的知府赵大人、济南府的知府王大人和几个县的知县,他们从昨天晚上就候在门外等候您的召见了。”程思远愣了一下,小声问:”你是谁啊?你们这是在演戏吗?”中年男人也愣了,说:”老爷,我是您的管家程老五啊。您这是怎么了?”程思远脑子有点乱,莫非自己这是穿越回到了明朝,变成了自己的祖宗?程思远忙问:”那我是谁?”那个自称是程老五的中年人,仰着头说:”您是吏部尚书程大人啊!”

就在这时,只见一身锦绣丝绸的白羽从小桥上走过来。看上去白羽的精神状态很好,但看她的模样却像是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程思远忙问道:”白羽,这是怎么回事?”白羽红着脸喝退了管家程老五,小声责怪程思远说:”老爷,当着下人的面你怎么喊起我娘家的名字!怕你又是昨晚读书太久了,犯起了书痴。”程思远看白羽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他低声问:”你告诉我,我是谁,你又是谁?”白羽嗔怒地用手指点了一下程思远的额头说:”你是吏部尚书程大人,我是你的夫人白羽。”这下程思远有点明白了,看来自己是真的穿越变成了自己的老祖宗,老祖宗竟然还有一个和自己老婆同名同姓相貌也酷似的老婆。程思远记得族谱上有记载,老祖宗当上吏部尚书的时候正好是五十岁,算起来比自己现在的年龄大了十三岁。按这个年龄推算,老祖宗的夫人白羽也该是近五十岁的人了。程思远正满脑子猜想,白羽说:”老爷,你快别犯书痴了。快点梳洗一下去召见那些州、县的官员吧,他们都在门外等了一个晚上,也都怪可怜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