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越来越感觉丈夫冯龙不对劲,近来对自己不怎么亲热了,而且还喜欢早出晚归。

就像很多女人的惯性怀疑一样,王云很自然地有了一种想法:难道丈夫出轨了?想虽然这样想,怀疑虽然这样怀疑,但王云并没敢将之上升到肯定的高度。毕竟两个人感情很深,毕竟两个人在一起很多年了,有点冷淡的感觉也是正常的。

王云真正怕的是丈夫的眼睛。

那对说不清是冷是淡,是清澈还是浑浊的眼睛,让人感到有点发毛,又让人难以捉摸。他老是喜欢怔怔地盯着自己。

当然,如果只是喜欢盯着自己看,那并不可怕,相反倒应该感觉到高兴,那说明丈夫对自己还有兴趣,还有感情。问题是,他盯着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

更严重的问题是,他盯着她的时候,是在她睡着的时候!

当然,并不是每次她都是睡着了,如果每次都真的睡着了,她就不会发现,也就永远不会感到恐惧了。可是,偏偏有两次,她没有睡着。是无意中睁开眼睛发现的。在那以后,她就有意地假装睡着,于是她才发现,这样的情况是每天都在发生!她真不敢相信,以前有多少个夜晚,就这样毫不知情地被丈夫盯着!

王云开始真正怀疑丈夫出轨,是在看到那张女人的照片之后。

那天,丈夫不在家。王云整理房间,整理物品。在收拾到丈夫的书柜,王云有意识地把每本书都翻了翻。她感到好像冥冥中注定她会翻到什么。

她终于翻到了,是在一本不起眼的书里。那是一张女人的照片,那个女人很漂亮,也很年轻。她觉得她特别眼熟,眼熟得不得了,就像一个在身边经常出现的人。可是,她就是想不起她是谁,在哪见过。

那个照片上的女人,面带着笑容,笑得很甜,却让王云感觉很冷。那个笑容好像是在挑衅,是在叫嚣:你不认识我吧,你想不起来我吧,可是我认识你啊!

王云虽然想不起这个女人,不过,她却总是觉得自己认识她。而那个女人更认识她,而且似乎知道自己的一切,那双静止不动的眼睛却咄咄逼人。

王云开始确信丈夫出轨,是在听到丈夫梦中喊一个女人名字的时候。

这天,王云故意把丈夫灌醉。她听说男人只有在说梦话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的。但是冯龙却很少说梦话。但是,他在偶尔喝醉的时候是说梦话的。醉话加梦话,那一定是最真实的潜意识。

王云把丈夫轻轻放倒在床上。丈夫紧闭着双眼,呻吟着。他已经吐了好几次了。

王云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说起来有点可笑,但是她却怎么也感觉不到可笑,甚至有点感到可怕。那就是,脱光衣服,在他面前晃动,抚摩他,勾引他。一个妻子在自己丈夫面前脱光是很正常的,但是在今天这个时候,这个气氛下,这个意识下,在丈夫意识模糊的情况下,这样去做,对着自己的丈夫尽最大的努力去勾引,怎么都让人感到一种恐怖的淫荡。甚至有一种强奸的感觉。

但是,王云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脱掉衣服,在丈夫面前毫无保留,然后又一点点地脱掉丈夫的衣服。接着她开始一点点地抚摩丈夫的敏感地区,一点点地挑逗他。丈夫终于渐渐地有了感觉,而且感觉竟然越来越强烈,身体已经有了反应,嘴里发出了闷哼声,只是眼睛仍然没有睁开。

王云终于压在冯龙的身上。而冯龙就在进入王云身体的一瞬间,终于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高艳!高艳!高艳……

高艳?高艳……高艳是谁?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但又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在哪听过。就像那天看到的那张照片上的女人,熟悉而又陌生。难道高艳就是那个照片上的女人?难道高艳就是丈夫的情人?

王云虽然心里不舒服,难过得要死,但是她仍然忍受着。她轻声地问:”你是在叫我吗?”丈夫呢喃地应着:”我是在叫你啊,艳艳,我好想你啊,你离开我已经三年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