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症状有多久了?”头发花白的医学专家审视地看着烟媚。

“快一个月了。那天录节目的时候,突然间我觉得非常饿,饿到没有力气说话。”电视节目主持人烟媚答道,”那天之后,我总是非常饿,怎么都吃不饱。哪怕睡前吃了八个巨无霸,还是会在梦中饿醒。”

老专家戴着老花镜翻着烟媚的检查报告单,久久没有说话。

“您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个月我重了十二斤,这样下去我的工作就完了。”

“你的病很少见,国际上命名为’恶性食欲亢奋症’,大脑垂体发生改变,胃部、消化部位也都有了特异性增生。”

“如何治疗?”

老专家摘下眼镜,眼神非常怜悯:”目前还无法治疗。当然,随着医学的发展,我们有理由相信它不是不治之症。”

回家后,烟媚查了网上所有恶性食欲亢奋症的资料,无法相信自己的命运将在一年内成为一摊无法起床的肥肉。要想瘦,就必须节食,可是饥饿让节食变成不可能。烟媚寻找所有能带来饱腹感的食物。肉比蔬菜耐饥,糯米团比米饭顶事,但是不管吃多少,她两个小时过后就会饿得头昏眼花。

“主持人胖一点倒也无妨,不过咱们这个栏目打的一直是美女牌……”

主任尴尬地笑着,”你愿意考虑美食栏目吗?当然如果你能快速减肥,还是可以留在综艺栏目的。””我愿意去美食栏目。”烟媚无奈地说道。美食栏目冷僻很久了,主持人换得也勤。烟媚原本的职责,是在大厨做菜时做个花瓶式讲解。但面对美味佳肴,她如何忍得住做旁观者?

她帮助选材料,私下练刀功,台面上多帮忙,问周详。菜品完工盛碟,对镜头亮相后,主持人本该略食一口,称赞两句,可烟媚饕餮吞咽,顾不得说话,只用手势表示美味至极。她毫无粉饰的举动赢得了大批观众的心,没多久烟媚独自撑起了这个栏目,邀请名厨和明星参与,把它演变成一场丰盛的食秀,成为八点档最火爆的节目之一。她也成为当下最火的女主持人,拥有了无数粉丝。

没人知道,烟媚仍在苦苦抵御着饥饿侵袭,名声和赞美改变不了她日渐丰腴的身体。百般无奈下她决定转移注意力,让爱情进入自己的生命。

烟媚开始和追求者小Q约会。那天,两个人在外面吃过晚饭后,回到烟媚家,倚在沙发上看法国文艺片。烟媚慢慢觉得饿,可是眼前的薯片和爆米花都吃光了,她有气无力地靠在小Q怀里,鼓励自己再多坚持一会儿。

美女入怀,小Q心潮汹涌,轻轻抬起手指,暧昧地在烟媚唇边划过。烟媚擒住他的手指,一股冲动便咬了下去。小Q的指尖破了,那一点血被烟媚舔走。小Q宠溺地笑了,烟媚的舔舐动作太过性感,他情不自禁俯身吻她。

烟媚看着他一点点靠近自己,看着他沉醉的眼神一瞬间变成震惊和极端痛苦。在那一瞬间,烟媚咬断了小Q的舌头,齐根而断,之后大嚼。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生出那么尖利的牙齿,那么巨大的手臂控制力,只用两指就钳制住小Q的脖子,让他动弹不得。等到她冷静下来,小Q早已命丧黄泉,大张的嘴巴里血糊糊的。

“对不起,我只是太饿了。”

烟媚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但是饥饿感控制了一切,她不能思考,只是出于本能将小Q拖进厨房,撕咬生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