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贵和张天都是风水先生,他们的师傅怕他们闹矛盾,让他们一个看阳宅,一个看阴宅。张天多了个心眼,当时看墓穴的人多,就选了看阴宅。

几年下来,他们还算相安无事。

可风水轮流转,人们富裕起来后,修房盖屋找人看风水的多了起来。李贵成了香饽饽,请他上门的都踩破了门槛。

相对来说,张天就远没李贵风光了。张天不甘心,也偷偷地看起了阳宅。这样矛盾就来了。一家修房,小伙子把李贵接去了,谁知小伙子没和父亲通气,他父亲已把张天请到家里。李贵当时就把脸撂下来了。张天倒是一句话没说,立马走人了。

事情过去两个多月后,小伙子找上门来了,气鼓鼓地问李贵这个风水先生是不是冒牌的。

李贵忙问出了什么事。

小伙子说,从搬进新房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没睡个安稳觉。半夜里,有人敲门,说他家挡道了,让把房子搬走。他以为有人和他闹着玩,顺着门缝朝外看。外面站个人,脸如白纸,怎么这么像去世多年的马爷爷呀?那人在门前站了一会儿,转身朝西南方向走去。等那人没影了,小伙子才回过味来,想一定是自己看错了,后悔没冲出去抓住那人。

第二天,又有人来敲门了。他顺着门缝看时,吓得差点昏过去,外面站着的是去年去世的马大叔。马大叔转身轻飘飘地朝西南方走了。

他一想,西南方百十米有几座坟,马爷爷和马大叔都葬在那里。他又怕又气,就来找李贵了。

李贵也纳闷,按说小伙子家不会挡住鬼道,他从小伙子家门到西南方的坟地一路看了看,明白了。

有人在坟地周围都楔入了桃木棍,唯独朝着小伙子家的方向留下一个缺口。坟墓里的鬼晚上别的地方去不了,只能沿着这条道往小伙子家走,才敲门说挡了他们的道。

小伙子把桃木棍拔去后,再也没人敲门了。

李贵气坏了,他知道,这是张天暗地里给他使坏,李贵当然要出这口恶气了。

一天,有人请张天看墓穴,张天跟着去了。到了村子里,那人三转两转没影了。张天见胡同口有人进出,就过去,询问那人所说的户名。有人问他有什么事。他忙说,是来给这家看墓地的。在场的人不由分说就给了张天一顿臭揍。原来,这家正打地基盖房,根本没人过世。张天挨打时,看见了在胡同里偷着乐的李贵。

两人撕破脸皮,就无所顾忌了,抢买卖不算,还给对方看过风水的人家暗地做了手脚。两人把十里八村弄得鸡飞狗跳。

李贵和张天的师傅听说了,叫他们停止争斗,否则,阳间的人和阴间的鬼都会因为不得安生找到他们头上的。

两人哪里听得进去?一点没给师傅留面子,说,谁把谁斗败了算能耐。

这天,天色渐晚,李贵正想着怎么给张天看过的一家墓地做手脚,有人上门来了。

这人背有些驼,还戴着草帽,李贵始终没看到他的长相。

他是来找李贵去看墓地的,他侄子得暴病去世了,明天入土,今天得把墓地选好。李贵出门才发现,那人是走着来的,他也只能走着跟在后面。

走了一段路,李贵才问那人是哪村的。那人说,张家店的。

李贵一听,站住了:”你村不是有个看风水的张天吗?”

那人说:”是啊,张天就是我侄子。”李贵一听,转身就走,气愤地说:”让张天给你那个侄子看墓地不就完了吗?还骗我去。”

那人忙拉住了李贵说:”我说的就是张天,他去世了。”

“骗谁呢?他昨天还到我看过风水的一户人家偷着贴符呢,怎么会突然就死了?”

“他就是昨晚回来死的,临死前,他嘱咐家人,让你给他选墓地。”

李贵想张天不会拿死来算计他,临死前,还想着他,不管以前怎么样,人死了,总得帮这个忙。他跟着那人径直来到一片坟地跟前。

李贵左测右量,给张天画出一块风水宝地。做完一切,他回身看时,那人竟不见了。

眼看天黑了,李贵只得一个人往回走。到了半路,迎面遇到一个人,他看清那人时,那人也看到了他。李贵妈呀一声,差点坐在地上,眼前的人正是张天。张天也呆住了。

“墓地,我给你看好了,别吓我了。”两人几乎同时说道。

他们都觉得不对劲,异口同声地问:”你是人是鬼?”

李贵知道面前的张天应该是人了:”你不是死了吗?”

“你才死了呢!”张天这才不哆嗦两人这才明白,他们都被人耍了。张天问,找李贵来的那人是谁。

李贵说:”他说是你本家的叔,叫张年。”

张天又哆嗦开了。张年的确是他本家的叔,但已经去世了。张年的儿子盖房时,叫李贵看的风水,张天气不过,在张年去世后,他给看了个最差的墓地。

张天也告诉了李贵,叫他给李贵看墓地的人的名字。李贵脸也白了,那人去世后,是张天看的墓地,李贵偷偷地做了手脚,这家的孩子老是出事。

他们明白了,那些他们做过手脚的鬼来找他们算账了。

他们是风水先生,知道怎么保命,连夜跑遍了十里八村,把做过的手脚,都除去了。做完一切后,他们达成了协议,不再相互拆台。

几天后,在师傅家里,三个老人正在喝茶,一个人说:”你的两个徒弟总算消停了。”

师傅叹口气说:”还应该感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按我说的,装成那两个故人去叫他们给对方看墓地,他们也不会因为保命,和好的。如果他们一直闹下去,等我们死了也不得安宁。”

两个老人相互看了一眼,说:”我们以为,你就是那么一说,也就没放在心上,我们没去。”

师傅愣住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