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县地处京畿东隅,是一个人口不到三十万的弹丸小县。可河西县最近要搞一个大项目,准备投资十个亿,建一个高尔夫球场,并要以此为依托,把河西县打造成首都北京的后花园。

经专家论证,高尔夫球场的地址定在了县城北面的北河坝林场。可就在谭县长陪同从京城请来的专家们,到北河坝林场实地考察时,突发头痛病,昏厥在现场。

俗话说,人吃五谷杂粮,生病在所难免。县长也是人,也是血肉之躯,偶尔得病,本不足为奇,可奇怪的是,谭助长的这个病有些蹊跷。病发头痛欲裂,可到医院又CT又核磁地检查了个遍,愣是查不出病因。谭县患上了这个怪异的头痛病,忙坏了县政府大院的一干人等。有的上网用心搜集,期望从中找到相关的信息;有的下乡深入民间,设法寻求偏方妙药。后来有人探听到,在燕山深处古长城脚下的一个小山村里,有个号称”鬼穴十三针”的老中医,善用针灸之术,专治各大医院不能收治的疑难杂症。

得知乡间有此高人,县政府办公室便要马上派专车接来为谭县长诊治。可谭县长考虑到,既是高人,尤其是民间的高人,一般性情都比较古怪,为表诚意,谭县长便轻装简从,亲自进山拜访就医。

老中医”鬼穴十三针”,年逾古稀,嶙峋瘦骨,两个深陷的眼窝,如同两个黑洞,远远望去,形同一个骷髅。因为他有一套祖传的针灸之术,专往人的十三处鬼穴用针,对那些医院里不能诊治的疑难症,是手到病除,所以,便有了”鬼穴十三针”的绰号。

谭县长来到老中医的家中,老中医将其引入内室,让人反锁了屋门。也不走望闻问切的套路,便直接往其鬼穴用针。第一针,先刺人中,左进右出,此为鬼宫穴;第二针,入手大指甲下,名曰鬼信穴;第三针足大指甲下,是为鬼垒穴……直到第七针,扎入耳垂处的鬼穴时,老中医就听得耳边有人在说:”世传神针奇术,本为驱邪扶正,治病救人。老先生何故是非不辩,要造孽害民呀。”

闻得此言,老中医再也不敢继续用针。待他匆匆取出七个鬼穴中的针后,说了句:”恕老朽无能,不可再往下用针。”随后便叫人从外面开门送客。谭县长见状不知何故,疑惑地望着老中医问道:”老先生为何中途停止针灸,莫非我哪里做得不妥,冒犯了老先生?”

老中医摆着手说:”不是冒犯我,是你冒犯了神灵。我若再继续再针,便是丧失医德,助纣为虐。”

“如此说来,我的病是不可救药了?”

“除非你能把得病的整个过程如实说出,老朽或许还能帮你化解。”

听老中医如此一说,谭县长赶紧把如何筹建高尔夫球场,又是如何在县城河坝林场选址时突发急症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老中医听罢不由微微点头,说:”这就是了,难怪呢!”

“难怪什么?”

“你可知那河坝林场的来历,你想在那里建什么高尔夫球场,岂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吗?”

接着,老中医告诉谭县长,河西县城,紧邻滦河,每遇滦河汛期洪水泛滥,县城都会遭灾。据县志记载,仅清末和民国年间,县城就曾三次被洪水冲毁,城中百姓深受其害。建国后,每一任县长王县长,带领县直机关人员修筑堤坝,是为北河坝。一九六二年发大水,洪水泛滥,北河坝决口。王县长带领县直防汛人员,跳入水中,筑起人墙,堵住决口,保住了县城,使城内百姓免遭水灾。过后,王县长又带领县直职工加固堤坝,并在河坝外滩植树造林,建起了林场,便是今天的北河坝林场。此后县城再也没受到过水灾之患。后来王县长积劳成疾,以身殉职。按王县长的遗嘱,人们把他埋在了北河坝林场。

听罢老中医介绍了北河坝林场的来历,谭县长若有所悟地望着老中医说:”如此说来,莫非是我在北河坝林场冒犯了老县长的在天之灵?他怕在那里建高尔夫球场受打搅,便使出招数,让我得了这个无药可治的头痛怪病?”

老中医点头道:”这是如此。”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