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是一名美国探险家。这天,他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一个叫巴克里的人说,他与朋友赫林前往土耳其的爱烈巴坦神殿参观,没料到赫林莫明其妙地失踪了。他只好独自回到了美国。

“爱烈巴坦!”切尔不由得一惊。这座神殿以诡异出名,由来已久。切尔马上给巴克里发信息,巴克里惊恐地说:”我真的不想再去这个鬼地方,但为了寻找我的朋友赫林,我愿意陪你去。”

爱烈巴坦神殿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堡附近。从1920年开始,因有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神奇的现象,从而闻名于世。一年后有一支考古队前来考察,发现神殿里会出现来历不明的大雾,然后涌出大水,时涨时落。几十年过去,这一秘密尚未被揭开。

切尔在巴克里陪同下,前往土耳其。他们到达爱烈巴坦神殿的时候,天气晴好。神殿的造型恢宏精致,浅灰色的外表在阳光下显出远古式的神秘。

两个人走进大厅,里面的一切美轮美奂,雪白的大理石石柱上刻有精美图案,拱型天棚上那张开双翅的天使雕像欲飞而下。不过切尔的注意力放在地面,地坪也是大理石铺就,严丝合缝。这里就是当年有人发现雾和水的地方。这些雾和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正在研究着,巴克里突然惊叫一声:”不好了,起雾了。”切尔一抬头,一阵浓雾迎面扑来。霎时间,整个大厅就被浓雾笼罩了。切尔发现巴克里不在身边了,连忙呼唤:”巴克里先生,你在哪里?”可是没有听到回答。就在这时,切尔听到了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他感到一股水流到脚边,迅速上涨,涌进了鞋子,又漫到了脚踝。

短短的十几秒钟,水就如此迅猛地上涨。切尔急忙拿出指南针,辨准方向,朝前跑去,很快冲出门。

切尔站在门外,见里面仍是浓雾弥漫。他惊奇地发现,那些水漫到门槛的高度,就不再上涨。正在此时,切尔听到背后有人说:”天下奇观,真不可思议。”切尔一回头,看到一个陌生人正在朝他微笑。那人自我介绍叫霍夫曼,是一名考古学家。

霍夫曼说:”如果我没看错,你们刚才是两个人进去的。”切尔又大声呼唤巴克里,里面没有回音。

难道巴克里也失踪了?切尔回到神殿的进门处,霍夫曼仍站在门口,向他招着手说:”殿里的水已经退了,你敢进去寻找吗?”

切尔朝里一望,果然里面不仅雾气散尽,水也退了。他还在迟疑,霍夫曼已经跨了进去。大厅里也没有巴克里的踪影。切尔喃喃地自语:”难道刚才起雾时,巴克里先生先跑出去了吗?”

霍夫曼说,这个大厅只有一个大门。我从你们进去到现在,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门。巴克里先生如果出去,我一定会碰上。”

突然,霍夫曼惊叫一声:”不好,又起雾了。”切尔一抬头,那股浓雾迎面扑来。他连忙拿出指南针,朝着大门方向跑去。可是这一次他并没有跑出门,而是”咚”的一声撞上了墙。随即感觉脚下的地坪往下一陷,他来不及喊叫一声,就”哗啦啦”坠落到深渊里去了。

切尔跌得晕头转向。睁开眼,四面一片黑暗。

“有人吗?”他喊道。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