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沟村的霍继明,从二道贩子王二胖手里包下了一段修路工程。霍继明带着村里二十几个劳力,黑汗白流的干了大半年,总算通过验收交了活。可等霍继明找到王二胖结账算钱时,王二胖却左推右挡的跟他玩起了太极,就是赖着不肯结账。一拖再拖,一直拖到年关跟前,王二胖仍是镚子没出。腊月二十三小年这天,霍继明起个大早去找王二胖要账。

自古以来,这要账讨债有个讲究。就是在腊月二十三小年以前,里出外进的账目都要了结一清。过了小年,就不许再登门讨债。得到过年后出了正月再说了。可当霍继明来到王二胖家时,看到的却是铁将军把门。跟左邻右舍一打听,说是王二胖带着孩子老婆到海南过春节去了。

霍继明一听,差点没背过气去。心说,村里二十几个劳力,都眼巴巴等着他要回钱去好过年呢。可这狗操的王二胖一下跑到海南去了,这让他回去咋跟大伙交待呀。

果不其然,霍继明无精打采的回家时,就见二十几个劳力都在他家等着消息呢。霍继明进门勉强和大伙打过招呼,便转身进了对面屋。

大伙一看这情形,就知账没要回来,便凉锅贴饼子,一个个蔫溜了。

人们走后,霍继明的老婆何子莲赶紧来到对面屋。见丈夫一头扎在炕角蜷缩着,便回身抱来被子给她盖上。说:”夜里你一宿没咋睡,又老早就起来了。他们都走了,你就好好睡一觉,再捞捞筲。趁这空,我去前山三棵松看看金锁。过小年了,给他放挂鞭,送碗炖肉……”

“你说啥?”就见霍继明猛地一掀被子,坐起来吼道:”你还嫌来咱家要账的少吗?还要去招惹那个’讨债鬼’。”

咋回事呢?为啥何子莲一说去三棵松看金锁,霍继明就发这么大火?这金锁到底是谁?霍继明又为啥要叫他’讨债鬼’呢?要弄明白这个事,得从二十年前说起。

二十年前,何子莲嫁给霍继明,过门不到一年,便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可把两口子给高兴坏了,孩子一落草,便给起了名字,叫铁锁。顾名思义,就是要把这个儿子给锁住。可出生后的第七天,孩子便无端的抽起风来。老辈子讲,七天风,八天扔。意思是说,新生的孩子只要是在七天上”得风”,就难保活命。弄不好到第八天就得扔了去。孩子得病后,何子莲催着丈夫霍继明请来村里的赤脚医生诊治。见不奏效,又抱到乡卫生院治疗。可最终还是难逃厄运,一命呜呼了。好在何子莲和霍继明年轻力壮,勤奋劳作不愁没有收获。转过一年又生了,这回起名叫铜锁。只可惜这铜锁也没能锁住,刚刚满月就又夭折了。

连着两个孩子夭折,到第三个降生时,何子莲的心一直悬着。唯恐这个再有个闪腰岔气。这回给孩子起名叫金锁。心说,铁锁铜锁锁不住,用把金锁总该行了吧?

小金锁,在父母的提心吊胆中,一天天长大。眼瞅着都会扶着窗台来回摆,蒙话喊爸妈了,却冷不丁的得了急症。乡卫生院和县医院都去了,可大夫都说,这孩子患的是一种先天性的不治之症。何子莲抱着孩子给大夫直下跪,哀求大夫救救她的孩子。可大夫却无奈的摇摇头,告诉她这种病无药可治。

何子莲抱着金锁绝望的回到家里,坐在炕上以泪洗面,一言不发。

小金锁连着三天水米不打牙,何子莲也跟着三天三宿不吃不喝不睡。

小金锁的气息越来越弱,已是气若游丝。何子莲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说啥也不忍让他离去。

这时候,婆婆过来跟她说:”子莲呀,甭舍不得了。老话说,是儿不死,是财不散。这孩子和头里的那两个,实际上都是一个东西,是跟咱家来要账的’讨债鬼’。你疼也是白疼。咱得按老规矩,趁他没咽气把他收拾了,免得他再来祸害咱家。”

在老辈子有一种说法。谁要是上辈子欠下债没还,债主就会托生到他家来讨债。等到把债讨清,便马上夭折。若是一回没讨清,他便接二连三的来讨,直至讨清为止。人们便把这样的孩子叫讨债鬼。为防讨债鬼再次托生上门,在孩子临咽气前,要由生身母亲亲自动手,用镐头活活把孩子擂死。之后,用谷草裹了,捆上三道腰,戳到荒山野外的什么地方。再在头上扣一个大黑碗,让他再也不得托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