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印学是一个普通职员,长得一表人才,年近三十还没有成家。中意的女孩见过不少,但一听说他没有房子就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现在房价飙升,他所在的那个城市繁华地段也涨到每平方米万元上下。买一个80平方米上下的小户型,算上装修也得近百万。虽说上班几年省吃俭用,也存下了二十来万,勉强够首付,但每月按揭4000元,不吃不喝也交不上。

这天,小陈有事去一个偏僻的街区,突然看到一家中介的告示牌上写着:急等用钱,吐血甩卖二手房!小陈心动,就进去和业务人员聊了起来。小陈提出看房子,业务人员说要先交100元看房费。不大会儿工夫来了一个60岁左右的老头儿,慈眉善目的,小陈第一印象就好。

小陈跟着老头儿来到一个小区,见到一座砖砌的六层楼。老头儿把小陈领到五楼,熟练地打开一间房门。是两室一小厅的布局,60平方米上下,墙壁粉刷一新,看着很舒心。问价格多少,老头儿说24万。小陈问能不能再照顾一些,老头儿说,儿子做生意赔了钱,若不是急着替他还欠款,这个价格是绝对不卖的。小陈说,做买卖没有不还价的,一点也不让,会让人感到不尽意。老头儿说,既然这么说就让你1万。

小陈回去以后,找同事陪着过来看了看,大家都说值。房子之所以便宜,是因为是砖砌和预制板结构的。为了抗震,今后一律实行钢筋混凝土整体浇筑,此房一两年必拆,重建后肯定价值倍增,况且拆迁时还要多给面积,你小子捡大便宜了!

小陈见状赶紧把这件事落实,存款悉数取出,又东挪西借了几万,把钱交了。双方自然有过户合同,其他都正常,只是有一条条款很特别:如乙方反悔,甲方只退还80%的购房款。当然,也有甲方反悔双倍返还购房款的规定,很公正的。老头儿说,这个房是三年前从别人手里买来的,国家有规定,不满5年不能办理过户。先把房产证交给你,过两年再办过户。小陈见有合同在手,老头儿也像个本分老实人,也就没多心。

买了几件简单家具住进去,心里美美的。可没几天,他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房子闹鬼!

屋里半夜总是无缘无故发出声响,像摔盆子摔碗,又像风声涛吼,隐隐约约还有女人凄惨地哭号。有时恍惚中看见一个披头散发、一身白衣的女人在黑影里来回走动,屋里的东西经常无缘无故地挪地方。这些怪异经常把他搞得毛骨悚然。

小陈意识到这个房子可能有问题,不然不会这么便宜卖给他。他想向邻居打听一些情况,可一碰面,那些人就像遇到怪物一样慌慌张张地躲开。

这天,小陈下班回来,见邻居大妈正愁眉苦脸地在花坛边坐着,就问:”大妈,怎么不上楼?”大妈说:”腿抽筋了,很痛,上不去了。”小陈说:”我背你上去吧。”不由分说,背起大妈就走,一直送到四楼。经过简短交谈,得知她老伴已去世了,儿子又在外地,家里就她一人。小陈把大妈安顿好,又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嘱咐有事叫他。正要离开时,大妈欲言又止地问:”孩子,你现在住的房子安生不?”见大妈话里有话,小陈索性坐下来说:”有些怪异,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大妈犹豫了片刻说:”看你是个诚实的孩子,就对你说了吧。”他告诉小陈,这个房子的原主人是一个年轻姑娘,打算结婚时,对象贪图富贵娶了一个富婆。女孩伤心之下割腕自杀了。死相那个惨啊,红红的血一直流到中厅。后来,人们经常听到这间房子半夜有人哭。因为是凶宅,被4号楼的老王头花几万块钱买了去,已经转手好几家了,都因闹鬼又退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