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这次”驴行”,罗宁和唐庭可是筹备已久了。

好不容易到了冷山大峡谷,唐庭忍不住放声地狂喊了一声,说:”罗宁,我现在的感觉太爽了,好像要和大自然结为一体了。真正的风景都是掩藏在无人深处的,站在这里,再想想那些所谓的名胜景点,我就觉得那些风景真是可笑透顶了……”

罗宁没理会他的话,却突然指着峡谷壁上一个小黑点,叫道:”唐庭,你看,那是什么东西?”。

“悬棺,是悬棺,传说中的悬棺……”唐庭拿起望远镜看了过去,忍不住喃喃叫了起来,”太奇怪了,这里居然会有悬棺!”罗宁忙抢过望远镜,向那黑点一看去,果然,那不是一具悬棺却是什么?

悬棺葬是古代一种比较奇特的葬式,在江河沿岸,选择一处壁立千仞的悬崖,用人类至今仍不知晓的方法,将仙逝者连同装殓他的尺棺高高地悬挂于悬崖半腰的适当位置。作为长年的”驴行者”,罗宁他们对不少地理、文化、民俗等都了解得有些透彻,国内有名的棘人悬棺的位置分布,他们也很清楚,而且一般多是数十上百具的悬棺集中于一处。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冷山峡谷也会有悬棺,更为奇怪的是,这里的悬棺只有这一具。

唐庭抢过望远镜,继续盯着那具悬棺看,惊叹不已。突然间,罗宁听到他叫了起来:”罗宁,有血,你看,有血在流……”唐庭将望远镜递了过来,罗宁一看,也跟着倒吸一口冷气,果然,那悬棺上有滴出的鲜血,虽然隔得远,然而,他仍能确定那流出来的,是鲜血,有的沿崖壁边顺敞下来,有些直接从棺材边缘滴下来,在空中从飞舞下来……

罗宁和唐庭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喉只是发干。千年的悬棺里怎么会滴出鲜血来?难道有人被谋杀了?可是什么人会这样子做?费如此大的力气将才死去的人放进悬棺里?看那崖壁,陡峭得猿类都不敢去攀越。

“罗宁,这太奇怪了,看样子,人是才死去不久的,什么人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来藏尸?这背后又隐藏着些什么样的阴谋呢?……”唐庭越说越兴奋,他突然提出,要去揭那悬棺来看看。

你疯啦!”罗宁忍不住嚷起来,”你我这样的装备,顶多能对付难度中上的攀岩,这里这样陡峻,如果真要去看,恐怕要把小命都搭上。我现在可不想死啊……何况,你凭什么断定有血就一定是才死去的人在里面?也许只是个动物尸体什么的在上面……”

“动物能流出那么多血吗?我不相信。罗宁,我们去看看好吗?我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这件事怎么都透露得说不出的古怪,不解开这个谜,就算我们完成旅程回去了,你能睡好觉吗?”

在唐庭的怂恿下,罗宁也慢慢地心动了:”好吧,现在天快晚了。咱们好好休整一夜,明天一早去探悬棺,如何?”

唐庭兴奋地欢呼不已,可是,笑脸还没来得及从他脸上消失,他突然间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罗宁,看来,这个地方真的太奇怪了。不但有悬棺,居然还有……”

罗宁顺着他的眼光瞄去,不由得一阵的炫目,前面的小径上走过来了一个女孩子,那女孩一身少数民族的装扮,具体是哪个民族,他们也不清楚,明艳的扮相,美如天仙。罗宁白了唐庭一眼:”你是不是想说,不但有悬棺,还有女鬼出现,是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