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集团的老总许加应最近状态非常不好,动不动就觉得累,记性也不比从前,丢手就忘。

看来岁月真是不饶人,年近50的他算是有了切身体会。

妻子徐珠冷嘲热讽:”老了就收收心,不要再弄一个王依依出来!”

许加应脸色一变:”以后不准再提这个名字!”王依依是他以前的小情人,已经是过去式了。

徐珠见他发火,哼一声,却不再说话了。

这时白侨轩如约前来,许加应赶紧迎接,让到书房里。

许加应虽然是个商人,却附庸风雅,喜欢倒腾些古董字画什么的。

白侨轩是许加应在一次拍卖会上认识的,他虽然年轻,却出身收藏世家,不仅精通古玩字画,还懂得星象风水和命理玄学。

许加应与他一见如故,很投契。这次得了一个诡异的罐子,许加应特意请他来鉴赏鉴赏。

这个瓷罐胎白体透,圆润柔和,白釉中微闪黄芽,饰纹是海兽八宝图案,罐身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符号。

美中不足的是瓷罐表面被侵蚀得比较厉害,许多地方粘上了无法清除的珊瑚茧,一看就是海里打捞上来的东西。

最诡异的是罐子里面装的东西,一块一块的,竟然像是骨头,足有100块。可是又薄又圆的片片,会是什么骨头呢

白侨轩一看,脸色大变,接连退了好几步,吃惊地问:”哪儿来的?这罐子哪来的?”

许加应本来就心里没底,一看白侨轩这样,也紧张起来:”我去海南时买的,店主说是从海里捞的,是郑和下西洋时船上的东西。因为被海水侵蚀得厉害,不然老值钱了。我想瑕不掩瑜,经济价值没有了,历史价值还是有的,收着自己玩也好。回来打开了密封的蜡,觉得里面装的东西奇怪,就请你来看看。有什么问题吗?”

白侨轩顿足:”你还打开了?不打开也招惹不起,这下糟了!”

许加应惊疑地追问:”到底怎么回事?”

白侨轩定定神,从头讲起来。

原来这瓷罐虽然是明朝的东西,却不是郑和下西洋时船上的。

这种陶罐有个名字,叫戬魂罐。

大明时候的凌迟之刑处死的犯人不仅千刀万剐,连最后一副骨架也要用重器碾成灰,死者怨气极大。

刽子手都是历代相传,一般人怕报应,没人敢做。就是刽子手自己,行这样大刑也怕冤魂来缠。

所以每次挫骨之后,刽子手都偷偷留下死人的头盖骨,封在一个瓷罐里,上面密密麻麻刻满的符,就是用来封住死人的冤魂。

在刽子手临死之前扔到海里,才可保住刽子手自己不被冤魂来缠。

这个戬魂罐正是用来封住死人头盖骨的,里面装了100个头盖骨,说明这个刽子手行刑的100个人的冤魂都在这里面,凶气极盛,极易招来血光之灾,避还避不开,谁敢摆在家里

许加应一听里面满满的都是头盖骨,浑身发紧,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他一边大骂海南的店主蒙他赚黑心钱,一边惊恐地问白侨轩该怎么办。

白侨轩想了想,当即吩咐许加应封住瓷罐,说要淋上鸡血,再找一个妥当的地方埋起来。

许加应马上叫保姆王妈杀一只鸡,把鸡血接来。

王妈问要鸡血干什么,被许加应一阵臭骂。

白侨轩看一眼王妈出去的背影,说:”新来的吧?”

许加应擦擦汗,回答:”是啊,不懂规矩。”

鸡血很快被端进来了,白侨轩在瓷罐上淋满了鸡血,用一块白布包起来,和许加应一起开车来到郊外,找个僻静的地方埋了。

处理完这件事,许加应不放心地问:”这就没事了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