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河水东逝去

桥上新娘独饮泣

花月佳期黄粱梦

阴阳相隔无会期

我是鬼新娘,一只在奈何桥上徘徊的鬼新娘,我死在新婚之夜,所以我仍是新娘,别的鬼叫我鬼新娘,我也喜欢人家那麽叫,能把生命定格在最美的那一天确实是妙事,不过我并不想如此。我的眼下有颗泪痣,娘亲说我注定一生悲情,命不由我从开始注定了结局,悲情的结局。我和我的郎君终难成眷属。我的郎君姓苏,我和苏郎是青梅竹马,曾经山盟海誓生死相随。

从小我就有心痛病,我的郎君自小就很爱护我,他说我就像瓷娃娃,所以他要小心的保护好我,本来婚事他父母是不答应的,因为我是个药罐子,谁也不想找个病西施做媳妇,是他跪求他的爹娘是非我不娶,他爹娘无奈就答应了,原以为得来不易的幸福就在眼前,从此就能一生相守了,我们执手喜极而泣!

可惜最后我还是辜负了苏郎!无可奈何!还记得新婚之日,我本就不好的身子竟结不起那劳累,才入洞房就晕了过去,新婚之夜成了我绝命之时,心痛病发回天乏力,在我将去未去之时,听到我的郎君在我儿边叫:芸儿,不要抛下我,芸儿,不要死啊!但我的魂魄已离开身体,魂不由已。最后听到郎君哭道:芸儿你等我!你等我!我要随你而去!你等我……

我记了住了我会等你的,我默默的说……

我的一抹幽魂飘飘渺渺,走上了阴间路,路上开满了漫珠沙华,那血一样的引路花,跟着花我到了奈何桥,见到一个瘦小干瘪的老太太,她捧着一碗汤”来!孩子喝了它,那就忘了今生事,好好的投胎!”

“不要啊婆婆,我不要喝,我也不要投胎!我要在这等人!”

“孩子,别傻!这阴间黑暗!喝了就可轮回了!”

“不要!我不喝!我不要轮回!我要在这等我的郎君!他说好了要来的!我怕他一人孤单!我要在这等他,等他来了再喝好吗!婆婆我求您了!”

“孩子!别傻啊!男人的话岂可信啊!他不会来!人都怕死!他也一样,他不会来的!”

“不管他来不来!我也要等!三年!就三年好吗?婆婆呢就给我等三年,要是三年后他不来!我就喝您的茶好吗?”我跪在婆婆的面前,就像当初我郎君我了婚事跪在他爹娘面前一样,我的心碎了,怎能抛下我的郎君而去呢?

婆婆用她那浑浊的眼睛看着我,良久她叹了口气!

“只怕不是我说了算,这事得去问阎君的!”

“请婆婆代为求情,我甘愿为您做牛做马!”

“好吧!我孟婆婆也是试试!行不行就看你的造化了!”

“谢谢婆婆!”

也许是天也怜悯我的一片痴心,那几天阎王忙着上天庭去赴蟠桃宴,无心理我这个小鬼的事”孟婆你看着办就是了!”

于是我留下来了!孟婆婆说留下你你就得帮我忙,帮我做事!

婆婆开始教我煮汤:先取在十殿判定要发往各地做人的鬼魂,再加入采自俗世的药材,调合成如酒一般的汤,浓浓的汤像尘世的恩怨情仇,和那些鬼魂的寂寞缠绵在一起,生生世世再难分开。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