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借牛

老李和老王是一个村。

老王上个几天学堂,他喜欢书法,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每逢过春节,村里的人都喜欢找他写写春联。

老李也读过几天书,他有点咬文嚼字,善于谈今论古。每逢农闲的时候,村里的人总喜欢找他坐在一起摆摆故事。

他们两个人各有爱好,各有所长。碰到下雨天的时候,老李喜欢串到老王家里坐坐,乐一乐,下把象棋,吹哈”壳子”,在村里可以说得上是最好的乡亲。

在秋收的时候,老王一连病了好几天。有一天,他老婆在田间收庄稼忙的很晚,恰巧天有点麻麻黑了。老李回家正好路过他家的田地,就顺便帮了老王的老婆一把。这时的天已是黑漆漆的了,两个人就一前一后的摸回了家。

第二天,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疯言疯语,村上的人三人一堆,五人一群,说的简直听不过耳。说老李和老王的老婆在田间里偷欢,回来的时候连路得看不见了,还差点踩到一条蛇。

老王他的病好了,这话传到了他的耳朵,他的肺都气炸了,还打了老婆二个耳光,他红着脸就直冲到老李家里就问:”老李啊!真看不出你还是只色狼!你真不是人,我要找你算帐!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你!”说完朝老李的脸上喷了一脸的口水。

老李是莫名其妙,胀起脸说:”老王,你听到谁嚼的舌头,我回家路过你家的田地,正好天麻麻黑,看到你老婆还在忙,我好心帮了她一把。不信问你老婆,我姓李的决不会做那种事。”

“无风不起浪,村里的人个个说得水点的燃灯。没想到你做出了见不得人的事情还说假话,你还真的是个咬文嚼字的人。”老王说完又狠狠地瞪了老李二眼,背起手气愤愤地就走了。

从此,他们两个谁也不理谁,就这样成了敌人。

到了第二年的夏天,正是夏收夏播双忙季节,老王的一头牛拴在渠边的一棵树上,哪知道那牛不老实的转来转去,那绳索圈到了那树丫里打了结,就咔在里面了。那牛就根本上喝不了水,也就下不了水,中午又是37度的高温,老王到下午四点钟去牵牛的时候,那牛就死在了树底下,牛的头还挂在绳索上。当场他气晕了,路过的人把老王弄回了家。

春争一日,夏争一时。在这农忙的关健时刻,老王和他老婆商量了一番,只有去找老李家借牛。

他老婆说:”你一场误会把人家当成仇人,还好意思找人家!”

老王说:”试试看嘛,我们以前必竟是最好的乡亲!也许他不记仇了,能帮上忙!”

晚上,老王心里嘣嘣地跳,三步并作二步就到了老李的家就喊:”老李,还在忙什么?来,抽支坏货烟!”

“哟哟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请坐!请坐!”老李假意地打了个招呼。

“老李啊!以前是我不对,只怪我小心眼,请不要见怪!君子不记小人过,我来是想求您一件事。”

“什么事?我老李能帮的到就帮,您说。”

“这样,把您家的牛,借我明天用一个上午,就是一亩多地就犁完了。老李,帮我这个忙!”老王说完眠嘴低头笑了笑。

这时的老李,眉头一皱,用手故意地摸了一摸后脑勺说道:”老王,你来的不是时候啊!我家的牛刚生下小牛仔了,这几天都不能用,对不起!对不起啊!”

“哦,是这样的,打扰您了,我只有在想别的办法。”老王很失望地说,就走出了门。

老王一边走,一边想,好像有点不对劲。老李家明明是一头公牛,怎么说牛生下小牛仔呢?我再去问问,老王又来到了老李的家。

这时老王大声地喊:”老李啊!您家不是一头公牛吗?公牛也会生小牛仔?”

老李在微弱的灯光下笑了笑,说道:”要不要我带您去看一看?”

这时的老王恍然大悟,转过身抬起手把自己的脑袋拍了拍就走了,走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