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婚姻中的“小人”

北方三月的天气乍暖还寒,风还是相当凛冽的,天空飞着丝丝细雨,打在脸上冰凉。王权缩着脖子裹在一个肥大的深蓝色羽绒服里,随着一股焚香的气味钻进鼻子,王权用力吸了吸,眼睛往里屋瞄着。

老刘带着“黄大仙”从里屋走出来,王权连忙起身迎上去。

“王权,黄大仙都给你解出来了!”老刘略带神秘地对王权说。

只见“黄大仙”嘴里念念有词,只是最后着重说了一句:“小人!小心小人!”

老刘给王权使了个眼色,王权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两千块钱,压到“黄大仙”的香台底下,“黄大仙”眯着眼睛,假装没看见。王权千恩万谢,和老刘退出“黄大仙”家。

“黄大仙”远近闻名,解惑看香非常准,很多大富大贵之人都慕名找他,据说“黄大仙”只看“有缘人”,一般人不见,而且看香以事来论,看一个事两千,如果你还有别的烦心事只能再约时间。王权和老刘有点交情,知道老刘和“黄大仙”沾亲以后,喝了三顿酒,老刘才答应带他来见“黄大仙”。

王权本是不信邪的,可是最近真是太背了,人走了背字,喝口凉水都塞牙,王权的日子本也过得安安稳稳,可最近发生的事让他总是惴惴不安。人在想不出理由或者彷徨无助时,总想找点心里寄托。

王权的媳妇小丽刚生了个儿子,按说这本是大喜事,可是自从生了这个儿子以后,王权家里就接连发生了好几件丧气的事。王权是个出租车司机,儿子出生的当天,王权出了车祸,不但伤了腿,还是自己全责,赔了对方几千块钱,媳妇住院生孩子,他也住院养伤,老母亲从老家赶过来,一边伺候坐月子的媳妇,一边伺候受伤的王权,媳妇刚出月子,老太太就累得一病不起,王权的大哥臭骂了王权一顿,把老母亲接回了老家。王权的伤好不容易养好了,可是走路一跛一跛,落下了终身残疾。

王权回到家的时候,小丽正呼噜呼噜喝着馄饨汤。小丽心宽体胖,生完孩子后更是圆滚了一圈,整个人像被吹起来一样。屋子里已经停了暖气,潮湿阴冷,小丽穿着个大棉袄,为了方便喂奶扯着怀,一碗馄饨下肚,已是满头大汗。

王权心中有事,挂在脸上,他一直在琢磨“黄大仙”告诫他的“小心小人!”小人,小人,这个小人,这个害我的小人究竟是谁?王权从头想到尾,也没有想起谁是害他的小人,王权做人老实巴交,没有跟谁结过恩怨,一个出租车司机,本是看人脸色吃饭,服务好顾客挣到钱就行,从来也没跟谁有过冲突,家中有一个哥哥,早已成家立业,兄弟俩共同照顾老母亲,关系处得也不错。王权打死也想不出这个小人是谁。

王权无意看了一眼小丽和她身边的儿子,小人?王权惊奇地发现,小丽身边的儿子,好小的一个人啊!王权一惊,冒了一身冷汗。

自从王权出院还没有好好看看儿子,这时王权仔细地打量起这个儿子,红里透着黑的皮肤,小眼睛,几根黄毛在脏兮兮的头上卷曲着,小脸褶皱得拧在一起,活像一个小老头,更像一只黑猴子,王权咽了一口吐沫,点上了一只烟,狠狠嘬了两口。这个孩子哪里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