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和m先生见面,由于前一晚并未约定好时间地点,以至于我已经出门,而他尚未起床,无奈只能短信通知他见面地点,并嘱咐其尽快赶到。

m先生是我的前任男友,分手至今,已有两年多不曾相见,倒不是像大多数的男女朋友一样,分手后老死不相往来,只因为彼此都很忙,也有了各自的生活。

20分钟后,m先生终于露面,一身白色运动装,模样和两年前没什么差别,只是我早已过了那个鲜衣怒马的年纪,失了年少时白衣少年的信仰。

早晨吃了吗?我刚刚起床,还没吃。

吃过了,你没吃就去吃呗!

上车,七转八拐的,终于到了早点店。他似乎从前是店里的常客,随口问了句什么时候搬了地方?搬了有段时间了。哦,三块钱饺子,一碗稀饭。

店里客人不是很多,很快他点的东西就有人送来了。稀饭很烫,他吃得很慢,而我也不知该聊些什么,索性低头摆弄起单肩包的暗扣,一开一合,一合一开……

待会去哪里玩?

我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问,有片刻失神,随即答道:不是说好的去看电影么?

上午就去看电影?会包场吧!

包场就包场呗!其实电影院是空是满,又有什么关系呢?不都是一人一座,各自在电影里寻找着另一个自己。

走吧!

两人上车直奔影院,在影楼下的休息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选电影。m先生将上午场的影片一一告诉我,询问我的意见,在某些方面,他一直很绅士。随便,你决定就好。最后他选了《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片名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初恋这件小事》,爱情里,似乎当时所有的惊天动地,过后回忆起来,都只是件小事。

本想看《微微一笑很倾城》的,可惜我们晚了两分钟,上午场没有了。

下次再看就好。

我去取票。

嗯。

票取回来,开场时间是10:35,低头看一眼手机,才9:45,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等待时间,这一认知让我有些许紧张,一时手脚都不知该如何安放。或许是早晨吃坏了肚子,或许是想要避免尴尬,他先开了口:我去趟厕所,你不要乱跑,乖乖坐在这等我。嗯。他一离开,周边的空气都变得轻快了起来,一时无聊,拿起电影票开始折纸,本想折纸鹤,不知不觉却折成了心形,努力回想纸鹤的折法,一时想不起,不由觉得有几分懊恼。

折好了?他从背后出声,吓我一跳。

电影票撕损一点还能有效么?

肯定用不了了啊!你撕坏哪里啦?

还没撕。

那就好。

心里那一刻是失落的,我的爱心还有一步就能折好了,可是电影票不能撕损,一颗心如今却成了四不像。

继续在桌上摆弄两颗心,他一把把心抓走,一一拆开抚平,我不明所以的看向他,发现他的眼神中不无得意。我也不知是什么心理作祟,没有搭理他的挑衅,而是随手拿起手边的矿泉水瓶,开始蹂躏瓶子上的商标。他终是按耐不住,从我对面转到我旁边的座位,无奈笑道:你就不能消停会儿?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听出了一丝宠溺的味道。

就在我的小别扭中,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电影即将开始。平心而论,《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是我喜欢的影片风格,或许是影院的光线和室温太过舒适,我竟有点昏昏欲睡。每次在我即将睡着的时候,m先生总会伸出他的魔掌,或是弄我的头发,或是戳我的脸颊,让人无法安眠,只能重新回归影片。浑浑噩噩中电影结束,m先生笑问我是否看懂电影说了些什么,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整部电影,我只记得江洋为了理想重新走了欧阳锋走过的路,倩倩为了江洋重新走了他走过的路,亲爱的m先生,为了爱情,我也曾去过你在的城市,走过你走过的路,只是我们和他们的结局截然不同,我能否回答你,我看懂了我们的结局,看到了我们破碎的曾经……

随后陪m先生处理了一些琐事,例如给他爸爸送饭,例如接他表弟去奶奶家,例如他送我回家。

临下车时,m先生锁住了车门,玩笑说我得亲他一下才放我离开,殊不知,整个上午,我连抬头认真看看他的勇气都没有。车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我落荒而逃。

车子开走了,我还得走一段路才能到家,恍惚中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也是一个夏天,所有的紧张和无措与今天如出一辙,那时的我,小心翼翼的坐在他电动车的后座,风吹起蓝色碎花裙的裙摆,一颗心也跟着飞扬起来。

那年初见:

你若是能笑一笑,定叫这满山的茶花都尽失了颜色。

哪有什么茶花,那分明是桃花和梨花!

你若是能笑一笑,定叫这满山的桃花和梨花都尽失了颜色。

……

人生若只是初见,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