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侦探艾西蒙是我的老朋友,他是专门研究各种神秘现象的作家,是个侦破神奇案件的行家里手。

一天晚上,他约我去纽约麦迪逊广场观看热门摇滚歌星演唱会。因为他听说22岁的歌星雷吉在演唱中能召来魔鬼,并能变出一团团火,不禁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这天他刚一上场,舞台便烟火缭绕,激光四射。他一面用力弹奏电吉他,一面满台狂歌劲舞。我们两个鬓发斑白的半老头子,混在狂热的青年歌迷中,显得很不协调。但我看到老友那一副兴趣盎然的模样,便在这震耳欲聋的氛围中坚持下来。

在演唱过程中,雷吉不时将一团团火球抛到舞台上,活像个魔术师。表演快结束时,他俯身把吉他丢下,两手伸向空中,嘴里振振有词:”魔鬼撒旦,等等我吧,如果地狱里真有阎王,就把我带去吧!”随后他就在一阵烈焰和浓烟中消失了踪影。这场独特的演出,令在场的年轻人如痴如狂。

演出结束后,西蒙很想见见这位神秘的歌星,就拉着我一起走到后台。可才走到门口,就被一个自称是雷吉经纪人的年轻人挡住了去路:”我叫范理世,有事找雷吉的话,请先与我预约。”

我把名片递给他,他一看到名片上印有”海神出版社””高级编辑”,马上就谈起了想为雷吉出自传的事儿。并说,明天在时代广场的明曼大饭店有个为雷吉举办的酒会,想邀请我们中午1点一起吃午饭。

第二天,我们应邀来到这家有着玻璃帷幕的60层豪华饭店。一排透明的观光电梯,在60层楼之间升降,从二楼大厅内可看得一清二楚。还有几架电梯是直升屋顶的”天顶餐厅”。为介绍雷吉的新唱片专辑而举办的酒会将在那里举行。

与我们一起共进午餐的,除了范理世外,还有一个名叫葛凯莉,打扮入时的年轻女人。她是雷吉的公关主任。她听说我们计划出雷吉的自传,便大力推销起来,说那本书肯定会畅销。

艾西蒙却不以为然地说;”我听说他脾气很怪,相当不合群,始终不与他人乘车,甚至共乘一部电梯,从不向歌迷挥手打招呼,也从不给人签名。”

范理世解释道:”可大家都欢喜他这种个性。”

艾西蒙接着又好奇地问:”他每次表演结束时,都要叫撒旦把他带到地狱去,是否真的发生过这种事?”

葛凯莉大笑起来:”难道你真相信有魔鬼存在?其实,那不过是表演的一种把戏而已。”

午饭过后,我们都来到一楼大厅去见雷吉。范理世匆忙赶到那一排电梯前,先检查一番,生怕有歌迷藏在那里面生事。

失踪的歌星

将近2点半的时候,雷吉一个人乘大轿车来到地下停车场,然后从楼梯走上一楼大厅。厅内挤满了歌迷,警方人员拦阻着人群。雷吉像平常一样,旁若无人。他只跟范理世说了几句话,就朝标明”直达天顶餐厅”字样的电梯走去。他依旧穿着前一天晚上登台时所穿的那件银色背心,光着两条手臂。

一个10来岁的女歌迷冲破警方的封锁线,跑到电梯口,但范理世伸手拦住了她。”雷吉从不给人签名的!”这时,电梯门关上了,亮起了指向上方的红色箭头。范理世被关在门外,等侯下一班。雷吉习惯独自一人,连范理世也没资格和他同乘一部电梯。

我和西蒙随人流一起乘自动扶梯来到二楼大厅。我们正好看见雷吉的那部电梯由底下升上来,并很快地朝第60层的楼顶升去。雷吉站的位置离玻璃墙还有一段距离,他背朝电梯门,一动也不动。似乎完全无视挤在大厅中的歌迷们挥手欢呼的热烈情景。

那部快速直达电梯在屋顶消失后,我们和其他客人上了另一部电梯,往天顶餐厅升去。一位客人指着站在电梯门旁边的穿紧身皮衣的年轻女郎,悄悄地告诉我们。”她是雷吉的女友,名叫苏姗。”

不一会儿,电梯升到屋顶停了下来。一个光头男子跑过来,着急地问苏姗:”雷吉呢?他没跟你在一起吗?”

苏姗反问道:”没有呀,难道你不知道他一向是独自一人搭乘电梯的吗?他刚才不是搭直达电梯上来了吗?”

光头男子大吃一惊:”我们在上面等那部电梯,准备欢迎雷吉,可电梯门打开时,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团大火球。”

艾西蒙从我身后挤出来说:”我们是来跟雷吉谈出书事宜的,你是否能带我们去看看那部电梯?”

秃顶男子与我们边走边自我介绍说,他叫诺坦士,是唱片公司经理。快到那部电梯时,我们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硫磺气味。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