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远之死

莽山是”烙铁头”生存的地方,这种蛇极其珍稀,引来很多人偷猎。

陈志远大学毕业回家,应聘到位于荒山野岭的”莽山生物研究所”工作。这个研究所是法国一家动物基金赞助的,每年配备20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所长是法国著名生物学家班德拉斯。

陈志远从小就喜小动物。二十岁那年,他抓到一只亚洲罕见的迷你刺猬,到现在已养了七八年。工作不到一年,陈志远就在专业上做出了很大的成绩,连发好几篇论文。班德拉斯也很欣赏他,指定他为所长接班人。所里还有个研究员刘怀庆,和陈志远关系也很好。

“十一”放长假,所长去了市里,所里就剩他俩,于是值班的任务就落在他们头上了。刘怀庆主动提出,让陈志远先回家,到四号再来接替自己。

四号下午一点多,班德拉斯正在宾馆午睡,突然接到刘怀庆的电话,说陈志远被蛇咬致死,让他马上赶回所里。班德拉斯赶回所里时,只见躺在医疗室的陈志远瞳孔乌黑浑身僵硬,这症状他熟悉无比,一看就知道是被烙铁头咬伤致死。

“所里捕获的那两条烙铁头都在吧?是不是它们干的?”班德拉斯第一时间想到这种可能,忙问刘怀庆。

刘怀庆连连摇头:”绝不可能,陈志远是蛇咬后被人送回来的。”

班德拉斯听了忙问:”怎么回事?刘,你详细说一遍,不要漏掉任何细节。”

于是刘怀庆向他细细回顾了事情的经过。约好四号换班的,但直到中午,刘怀庆也没看到陈志远的影子,只好留下来等他。大概下午一点,一辆皮卡车驶进研究所院子,车上四个人七手八脚从车里抬出一个人来,正是陈志远。看见刘怀庆,那四个人远远招手大喊:”快救人哪,他被蛇咬了。”

刘怀庆大惊失色,赶紧让他们把陈志远抬进医疗室。但放上手术台时,陈志远已面色青黑脉搏停跳。刘怀庆不敢耽搁,一边给班德拉斯打电话,一边问那四个人是怎么遇到陈志远的。那四人说他们是到莽山来收药材的,开车路过下面公路,看见一个人倒在地上,于是赶忙救助。因为他兜里有研究所的工作证,就把他送这里来了。

刘怀庆连忙道谢,见其中一个人的手在流血,还给他找来纱布绷带包裹伤手。看刘怀庆手忙脚乱给陈志远准备电击,那四个人不愿耽搁他救人,打个招呼就离开了。不过刘怀庆留了个心眼儿,记下了他们的车牌号。

班德拉斯听完,思考一阵,突然对刘怀庆说:”刘,我们要报警,陈的死,有很多奇怪的地方,得找到送他来的人问清楚。”说完让刘怀庆打电话报了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