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9点,周瑜明接到了一个客户的电话。听得出,对方是个年轻女子,口气很急,直截了当地问他装修一间婚房需要多长时间,钱不是问题。周瑜明一听,精神为之一振:这是个有钱主儿,务必要套牢她,狠赚一笔!

年轻、帅气的周瑜明开着家小装潢公司,取名”弘信”,弘扬诚信。这家公司可真够小的,从伙计到老板就他一个人。如遇大活儿,顺便吆喝一嗓子,满街都是伙计。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由于竞争激烈,周瑜明已经很长时间没接到单了。要再没活干,恐怕连房租、吃饭都难解决。想到这儿,周瑜明分外热情地说:”你好。那要看房间面积有多大,精装还是简装?”

“房子不大,楼上楼下加起来差不多200平米。一辈子就结一次婚,当然是精装。”对方回答得很干脆。

听听,200平米的复式还不大?我累死累活拼命挣钱,最大的愿望便是能在5年内买上套小户型。周瑜明暗暗咂舌,问能不能先去看看再做决定?出人意料的是,眼下已近半夜,对方居然同意了,约好10分钟后在城郊清河路口见。

机会送上门,万万不能放过。周瑜明拔腿冲出店,风风火火赶往城郊。刚到清河路口,就见一辆中巴车迎面驶来。车门打开,一个看上去约莫有50岁的男子冲他招招手:”您是周老板吧?我是小眉,哦,也就是给你打电话的陈小姐的表叔,姓宋,请上车。”

周瑜明跳上车,张口想问陈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余光里,老宋脸色冷漠,甚至都没用正眼瞧他。既然人家装牛×,我又何必涎脸搭话,自讨没趣?心下正自嘀咕,老宋却开了口:”小眉的婚期定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你要没能力装修完婚房,现在就请下车。”

到月末还有一周,时间是有点紧。不过,这要看主人想装修成啥样。实在不赶趟,那就多雇几个人帮忙,无论如何都要拿下这个单。打定主意,周瑜明大包大揽,回道:”你就一百个放心吧,绝对不会耽误事。”

老宋再没接茬,目视前方一路疾驶。约莫半小时后,司机停了车,带周瑜明走向一栋别墅。就在踏进客厅的那一刻,周瑜明顿觉眼前一亮:这是栋新别墅,室内空空如也,一点雕琢的痕迹都没有。若能揽下这个大活,我周瑜明可发大财了!

(二)

在楼下查看一圈,周瑜明上了二楼。刚走进主卧,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苍老沙哑的询问:”小伙子,你是来给小眉装修婚房的吧?”

周瑜明急忙转身,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映入了眼底。老太太上上下下打量着周瑜明,说:”小眉是我孙女。我怕耽误婚期,暂时就先装修这间卧室吧。你觉得这婚房该咋布置?”

从老太太的眼神里,周瑜明瞧出了端倪:你先拿卧室试试手,把这么大一栋别墅都交给你鼓捣,我不放心。也是,素昧平生,不知根不知底,有此顾虑一点儿都不奇怪。周瑜明决意要拿下全部装修任务,于是充分调动脑细胞,侃侃而谈:”卧室是私密空间,讲求舒适、安静,色调温馨。我认为,墙面处理最好粘贴印有天空和白云的浅色壁纸。窗帘、地板也要和壁纸的颜色统一起来,哦,地板当然要选用淡青色的草地图案。这儿放一张大床,劳累了一天,枕着草地望着白云入睡,想想该有多么惬意,多么美妙!”

“好,好,我孙女也是这个想法。”显然,老太太非常满意,颤巍巍递来一张效果图。周瑜明接过一看,不由连声暗叹:周瑜明啊周瑜明,你简直忒牛×了,随口胡咧咧都能蒙中主人陈小眉的心思。更令人兴奋的是,老太太不差钱,当场取出厚厚一沓,少说也有3万:”小伙子,我信你。买啥材料,怎么装,你看着办,千万别担心花钱多。只是,只是–“

“只是啥?”周瑜明忙问。

老太太一脸难为情,叹口气道出了原委。原来,女主人陈小眉身子有病,正住院接受理疗,能照顾她的只有她这个奶奶。白天太忙,只能晚上回来看看,希望周瑜明多尽点心,装修得尽量让小眉满意,”你先回去准备准备,明早让老宋去接你。有啥需要,你尽管吩咐老宋去做,别见外。”

“老奶奶,陈小姐的父母和未婚夫呢?他们怎么不来照顾陈小姐?”周瑜明随口问。

“小眉的父母离得远,来不了。她男朋友,唉,不提也罢。”老太太打个哈欠,说她在医院忙碌了一天,有点累,想早点休息。周瑜明道声”再见”,跟随老宋下了楼,坐车回家。时间紧,活儿急,第二天一早,周瑜明便购买了一大堆装潢材料,随后给老宋打去电话,让他速来拉货。不能不说,周瑜明的确精明,本打算雇个人打下手,可转念一琢磨:老宋身体硬实,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让他跑腿打杂,省得再破费银子。

装完货拉回别墅,扛上二楼,周瑜明铺开场子,开忙。一天忙下来,他累得满头大汗,老宋也被支使得团团转,片刻没得闲。当晚收工,周瑜明伸伸懒腰,又招呼老宋送他回公司。老宋头也没回,硬邦邦回道:”距离小姐结婚没几天了,赶活要紧,你就睡这儿吧。别到处乱走,我去买饭。”

早晚折腾,确实浪费时间,倒不如睡这儿。再说人家还管饭,何乐而不为?周瑜明正想说谢谢,老宋已迈步走了。一空闲下来,周瑜明感觉尿急,快步奔向卫生间。走着走着,无意中一扫,他突然发现用作琴室的房间关得严严实实,似乎还上了锁。

按说,装修新房理应保持通风,没必要关门。周瑜明凑近门缝刚想瞧个究竟,一双手冷不丁搭上了肩头。

“谁?”周瑜明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仓促回头。

是老宋。此刻,老宋的眼神像极了刀子,盯得他心里直发毛:”吃饭!”

(三)

不分白天黑夜地连轴转,周瑜明紧赶慢赶,总算赶在陈小姐婚前两天装修完了婚房。草地,蓝天,白云,柔软舒适的大床,多有诗情画意。如果新郎是我,哪怕就在这美妙的婚房里只有一夜风流,这辈子也值。瞅着自己的杰作,周瑜明想入非非走了神。恰恰这时,老宋搀扶着老太太走来。

“小伙子,装得真不错,连我这个老太太都觉得喜欢。给,这是咱们事先说好的工钱。”

单看厚度,不用数便知分文不少。周瑜明不觉心花怒放,忙不迭地说:”老奶奶,书房,琴室,还有楼下的大客厅,我都想好怎么设计了。你看–“

“不着急,等我孙女结完婚,一准儿全交给你慢慢装。”见老太太满口应允,周瑜明乐得差点跳起来。要知道,搞装潢这一行,很难碰上通情达理且出手大方的主儿。有时候,即便你做得再完美再精致,客户也会横挑鼻子竖挑眼,将工钱压到最低。而站在面前的这个老太太不仅没讨价还价,还热情得就像自己的亲奶奶,更为重要的是,嘿嘿,这是秘密,暂且不提。

仿佛一眨眼,老太太的孙女陈小眉大婚之日到了。若想套牢这个大客户,很有必要献献殷勤,送个红包。念及此,周瑜明拨响了老宋的手机。刚一接通,便听老宋抢先说道:”真巧,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老太太让我来接你,已经到门口了。”

太棒了!随上三百两百,敲定数万大单,这买卖绝对划算。兴冲冲扎进车,一阵风似的赶往别墅,让周瑜明万万没想到,还有一桩天大的美事正等着他–陈小眉的男朋友没到场,需要找个人救急,客串一把新郎!

世上竟有这等好事,我不是在做春秋大梦吧?周瑜明使劲掐了下大腿根。疼,没做梦,是真的!虽说没见过新娘长啥样,可听过动静,细细软软甜得很,面相也一定差不了。强按着满心兴奋,周瑜明看向帮他换新郎装的老宋:”宋叔,新郎是不是出事了?”

“不瞒你说,新郎可能三年五年都来不了了。”老宋苦闷回道。

来不了好,如果新娘生得貌若天仙,那我趁机套近乎,没准儿就能捷足先登抱得美人归;如果长得比歪瓜裂枣还难看,那你们就留着,左右我是客串。周瑜明越想越美气,恨不得马上拜天地进洞房,揭盖头睹芳容。

许是看破了他的心思,老宋笑了。相处五六天,他还是第一次笑,只是笑得格外诡异,阴冷:”走吧,新娘也等不及了。”

谁能相信,婚礼程序极其简单,换完衣装直接进洞房。可就在迈进的刹那,周瑜明彻底感觉到了什么叫胆战心惊,魂飞魄散–被他装饰得无比温馨的婚房内,竟横着一口棺材!棺内躺着的年轻女孩,尽管样貌俊秀得堪称沉鱼落雁,但,那只是一具毫无声息的尸体!

“小伙子,走啊,去陪她吧。”不知何时,老太太出现在面前,牵起周瑜明的手慢慢走去:”还记得我说的话吗?小眉的父母离的远,真的很远,都在人间呢。他男朋友叫林川,原本今天要来的,谁知出了差头,不能来了……”

万分震惊中,周瑜明隐约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早在两年前,小眉和男友林川买了房,准备结婚。装修完新房没几天,噩梦突临:两人双双患上了皮肤癌。经检测,装修公司给他们使用的是劣质材料,氡、甲醛、苯、TVOC等严重超标。陈小眉体质弱,没来及做新娘就撒手人寰。而今天,已进入弥留状态的林川居然奇迹般苏醒,病情明显好转。

“小伙子,你买的也是低价材料,没少落回扣吧?唉,你欺骗人也就算了,可不该算计到我们头上。去吧,别让小眉闷得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不,我不去,求你们别这样对我–“

推搡之际,周瑜明突然发出”啊”的一声惊叫,一头昏厥过去。在昏死过去前,他看得真真切切,棺中人缓缓坐起,语笑嫣然地冲他不停地招手……

(四)

没有人知道,弘信装潢公司为什么会关门歇业,周瑜明为什么会人间蒸发,不知所踪。但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毕竟是好事。这天晚上,开在弘信对面的腾达装潢公司吴老板的手机”嗡嗡”地响了。

一经接通,一阵细软甜美的声音便飘进了耳鼓:”你好。请问装修一间婚房需要多长时间,钱不是问题……”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