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极泰来

马永来老汉和老婆杨翠枝,在镇上开了个小吃部,起早贪黑挣点辛苦钱,供儿子马志强上大学。马志强大学毕业后,雄心勃勃要干出一番大事业,可等他在社会上转了一圈后,才知道眼下大学生多如牛毛,别说干什么事业,就连找一个能吃饭立身的营生都相当困难。

这天,马志强去了几家公司应聘,都因狼多肉少没能抢上槽子。直到掌灯时分,马志强还拖着疲惫的身子,在大街上游荡。

城市的夜晚,灯火辉煌。豪车靓女,竞相炫耀。可马志强却只顾盯着马路边的电线杆子,浏览着上面的小广告。什么”旺铺招租”、”寻狗启事”、”诚聘酒店男女公关”、”重金招代孕妈妈”……真可谓是五花八门。可马志强却不能从中找到一线生机。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走过了几条街道,就听得远处传来十二下钟声。再看马路上,已是人少车稀,渐渐冷清了下来。马志强正要转身回住处,却蓦然发现前方不远处的一条胡同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商贩吆喝之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马志强走到胡同口,只见胡同里店铺林立,人声喧嚣,熙熙攘攘,好一处繁华的街市。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每家店铺门前都悬挂着老式马提灯,或是挑着点蜡的纸糊灯笼。再看店铺里看摊卖货的,和大街上游逛购货的,全都穿的是长袍短褂,老辈子衣裳。马志强心里纳闷:我在这个城市上了四年大学,毕业后又东奔西走找工作,几乎跑遍了所有的大街小巷,可从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处街市。莫非是新搞的一个仿古夜市?

马志强正出神呢,一个穿着一身青裤子青袄的汉子,走到他跟前悄声问道:”小伙子,是找事干的吧。我手上有个好事由,一年可挣十万大洋。干不干?”

“真的假的?”马志强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汉子,”可你总得告诉我是干啥活吧,要是做违法的行当,你就是给一百万,我也不能干呀。”

汉子咧嘴一笑,说:”放心,绝对是正经的活儿,只是活计苦了点。”

“苦倒不怕,只要是正经活计就行。”马志强急不可耐地问,”你就说到底是去干啥吧。”

汉子告诉马志强说,就是到前面街市里一家豆腐坊去推磨磨豆腐。

一个推磨工,一年就可挣到十万元?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一个肥差呀。找工作处处碰壁,有什么理由不干呢?

说着话,马志强跟着汉子,急匆匆进了前面的街市。

先难后获

一进街市,马志强就觉一阵阴风袭来,直侵骨髓,他不由打了一个寒战。又见街市中央,一根旗杆上高高悬挂着一个斗大的灯笼,上书”鬼市”二字。马志强不由”啊”了一声,便定在原处,挪不动步了,问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这般寒气逼人?”

汉子告诉马志强说:”这里是已故之人做生意的地方,每天子夜时分开市,鸡叫头遍罢市,叫做’鬼市’。你要是后悔还来得及。”

听此一说,马志强心里一阵发酸,想我一名堂堂的大学毕业生,竟然沦落到”鬼市”来打工。可又转念一想,管他”人市”还是”鬼市”呢,挣钱才是硬道理。想到这里,马志强打消了心中顾虑,跟着汉子来到一家字号叫做”老石磨”的豆腐坊。

直到后来,马志强才弄清这事的底细。原来自己是被人花钱雇来做替身,代人受过的。

是这么回事。在这鬼市上,有一个名叫付尔岱的富家公子,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这一日从”老石磨”豆腐坊偶然路过,发现毛驴拉磨挺新鲜。便停下来”卖呆”,站在磨坊里看起了西洋镜。开始他只是站在一旁看,可看着看着就耐不住寂寞了,便拿起一根棍条去轰赶毛驴。小毛驴便加快脚步。等小毛驴脚步慢下来时,他就再去轰赶,小毛驴也就再快跑几圈。如此轰一阵,跑几圈,闹腾了足足有两个时辰。小毛驴终因体力不支,一头摔倒在磨道里,活活给累死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