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秋提着蛋糕和礼物,打开赵小玫的房门。

时钟敲过十二下。严格来说,赵小玫的生日是在昨天。

夏秋心生歉意:”对不起啊,小玫。工作太忙。”没有人回答他,客厅空无一人。餐桌上一把血迹斑斑的餐刀泛着冰冷的光泽,夏秋的心一紧,下意识地拾起餐刀,鲜血顺着锐利的刀锋滴在他的衣服上。

窗户大开,狂风肆无忌惮地呼啸着,将窗帘上来不及干涸的血迹蒙上他的脸颊。

触目惊心的血迹从脚下蔓延开来,像是一条红色的蛇,游走到走廊的尽头。

夏秋的头嗡的一声大了:”小玫?”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哆哆嗦嗦走向房间……

一、冥币银行

宋乔兴从小就有偷鸡摸狗的习惯,他曾经创下一夜间光顾15家住户的纪录,至今无人能破。除了在现实中行窃,他在网上也收益颇丰。他先用假身份注册了网店,再疯狂盗取QQ号,骗这些QQ号的好友到自己的网店购买游戏点卡。

这是他刚盗来的QQ号,刚登录就看见一个叫”幽兰”的女人头像剧烈地跳动着:”我是赵小玫,请你帮我代领十万元钱。地址是花园小区四号楼302室。记住,要晚上十二点去。”

宋乔兴望着这条信息足足有三分钟。

一般来说,小偷是游走在人们视线背后的群体,贸然出现会有灭顶之灾。可是,十万元钱像是一个邪恶的种子,一直蛊惑着他铤而走险。因为盗一个QQ号,最多只能骗来两张游戏点卡,也就是一千元的收入。可如果代领钱的事情是真的,他就多了十万元的横财!除了惊喜,他的心里同样充满了疑惑,这是谁的QQ?到指定地点要找谁领钱呢?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一定要午夜去?宋乔兴怕暴露身份,只能压制住所有的问题,在键盘上敲下一个”好”字。

领钱的地点并不陌生,花园小区是本市著名的富人区。宋乔兴最近一段时间都在那里踩点,他甚至酝酿着在十天内去那里当一次梁上君子。

“笃笃笃。”宋乔兴敲响了302室的房门,午夜的走廊静悄悄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你找谁啊?”隔壁一个老太太探出头来。宋乔兴语塞,他只知道要来拿钱,至于房子里住的谁,还真不知道。

“你找赵小玫是不是啊?”老太太瞪着浑浊的眼睛问他。宋乔兴赶紧点头。”赵小玫被人杀死了,是她男朋友夏秋干的!身中十几刀呢,作孽哦。”老太太用力关上房门,留下目瞪口呆的宋乔兴。

赵小玫死了?那么在QQ上委托自己来拿钱的人又是谁?

他打了一个激灵,两腿发软想要离开。突然302室的门开了。

“进来吧。”一个女人身穿白衣,像是被黑暗簇拥的白影。

宋乔兴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赵小玫要求自己半夜来领钱,因为鬼魂只有这个时间才能出没的。

“不,我不……”宋乔兴想要走却迈不动脚步。女人的手上多出了一只塑料袋,宋乔兴看见是满满当当的钱。他一阵踌躇,不知道应该接还是不接。”我的时间不多了,你快点把钱拿走。”女人的语气近乎哀求,随着塑料袋在黑暗中晃来晃去,还有她白色的衣裙。宋乔兴是一个贼,为了钱可以豁出命的贼,岂有见钱不要的道理?他咬咬牙,接过了塑料袋,逃命似的离开了。

宋乔兴惊魂未定地回到家中。现在的问题是,这十万元钱,该拿还是不拿?还有,既然按照死人的意思拿来了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他触摸塑料袋的手感觉有些异样,打开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哪里有什么十万元钱,分明都是冥币!邪门!宋乔兴骂道。他听老人说过,冥币在家里是不能过夜的,否则会引来恶鬼抢夺。眼下是午夜,正是鬼魂游荡的时候,他赶紧将这些冥币放到火盆里烧了:”赵小玫,这些钱都是给你的,你别找我了好吗?”他一遍遍地念着,纸灰飞扬。他依稀看见赵小玫正站在对面天台上朝着自己微笑,一晃眼又不见了。宋乔兴打了一个哆嗦。别人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他可以骗人,但最好别骗鬼。所以他决定硬着头皮登录QQ,告诉赵小玫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干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