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三月,桃花烂漫,柳絮纷飞。

我这一生都不负你江南桥面,乌篷摇,桃花醉,男子持傘立于桥头,白衣胜雪,身躯凛凛,眸中尽是眼前人,却有道不出的伤感。佳人倚立桃树下,齿晧红唇,桃腮杏面,此时眉目流转,巧笑嫣然我相信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生于漫天三月,父母取名桃华。在这有山有水的江南,春水碧于天,才子不可言。启蒙之初,我便记得衡门稚子蟠玙器,翰苑仙人锦绣肠。,这是他七岁巧对东坡伯父之言,犹记当时少年,意气非凡,被东坡伯父誉为真蟠玙也。桥枫寺的桃树下,我迎风起舞,碧桃落满身,他轻轻为我拂了肩,说,人面桃花,情致两绕。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已是双十年华,终盼来他的归期。

女儿,你可愿嫁?母亲一脸期盼。

嫁。

那日,凤冠霞披,红唇皓齿,披上了盖头。

他,一拢红衣,铺十里红妆喜迎佳人。

此时的江南一片红火,我安坐在轿中,偷掀了盖头,一眼瞥见窗外的他,四目相视,嫣然一笑,如初相见时,却匆匆擦肩而过。

他说,圣命难违。

此时的江南一片红火,当朝才子仲益喜迎宰相千金,江南才女桃华嫁与青年俊才,声声花落,阳羡茶凉。

江南的桥枫寺,桃花年年新,幼子归来道:娘亲,我新学了一首诗呢,

白首重来一梦中,青山不改儿时荣。

乌啼月落桥边寺,倚枕犹闻半夜钟。

幼子轻问,好像是当朝才子所做的呢。

一场雨,桃花纷落。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