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骷髅

丁克是一个”福尔摩斯”迷,工作之余,他醉心于各种案例的调查研究。

一次饭局,丁克认识了开古玩店的朱三。席间,朱三说起前不久遭遇的一场车祸,让丁克吃惊不小。朱三告诉他,那天晚上同学聚会,席散时已近子夜,朱三骑摩托车回家。来到离家不远处的那个路口时,朱三赫然发现前面过来一辆电动车,骑车的竟是一具白骨森森的骷髅。朱三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那骷髅骑车和自己擦肩而过时,居然还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朱三心中一慌,撞上了路边的电杆,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

事后交警取证,朱三说只记得那是一辆微型小踏板电动车,这种车型上市很少,以前从没见过。当时还听到不远处一家工厂的钟声,应是十二点的交接班。但路口的监控系统坏了,现场又没有其他目击者。因此,案子就一直悬着。

丁克不信,说他这是酒后说醉话,哪来的会骑车的骷髅?朱三赌咒发誓说是真的,还说他心脏不好,从不饮酒。

朱三走后,丁克想想这事蹊跷,朱三也犯不着跟他说谎。于是通过关系,去交警队借来案发时上下站口的监控视频,看能不能从中找出点蛛丝马迹。

上站口的监控视频情况正常。但在事发五分钟后,在下站口的监控视频中,果然出现了一个骑着微型小踏板电动车的骷髅。丁克毛骨悚然,心想怎么可能?还真的见了鬼了?就叫来朱三。朱三一看就说没错,就是它!

丁克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如果事出有因,你们就一定会再遇的!”

这天晚上,丁克刚上床,就接到朱三电话,说又遇到了那具骷髅。丁克问在哪,朱三说,就在上次那个路口处下去不远。丁克说:”行,我马上就到!”

丁克来到事发地,朱三用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小报亭,讲起了刚才那惊恐的一幕。

朱三晚上在外应酬,饭后回家,经过那座小报亭时,见树影里停着一辆微型小踏板电动车,当时头皮就发麻。正疑惑问,蓦地见报亭背后转出一具骷髅,直向他扑过来。朱三踉踉跄跄连连后退,一时收脚不住,仰面跌倒在一片水洼里。

半天,朱三才从迷糊中清醒过来,早已不见了那具骷髅,电动车也不见了,这才想起来给丁克打电话。丁克打着手电,和朱三回到小报亭旁。那报亭早已废弃,里边也根本藏不住什么东西。但看着看着,丁克发现了一个问题。这里刚下过雨不久,路面潮湿,现场留下了三个人的脚印。一个显然是朱三的,一个女式高跟鞋印,应该就是那个骷髅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第三者的脚印。而这人的脚印是从不远处那株高大的香樟树下过来的,香樟树下还有停放过摩托车的痕迹。丁克分析,骷髅和朱三在小报亭相遇时,这个”第三者”应该就躲在香樟树下。朱三听说这话,当时就吓出了一身冷汗。

听说朱三就住附近,丁克说:”走,去你家里看看!”

朱三住着一幢两层的别墅,富丽堂皇。直到这时,丁克才知道朱三已经离婚,现在一个人单住。朱三指着结婚照上那个女子说:”前妻红妮,三年前分的手!”丁克仔细看那女人,秀气中透着一股精明,一双眼睛会说话。

喝茶时,朱三突然想起了什么,告诉丁克说,晚上吃饭时他曾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没听清楚是谁,只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说有事要见他面谈。后来他已经上路了,对方又来电话,问了问他在什么地方,又说不见了,明天再联系。丁克让他调出这个人的号码,朱三取出手机翻了半天也没找着。丁克打量着屋内的陈设,家电家具都是上乘货色。丁克听人说过,朱三一直卖假古董,怪不得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