塌方疑案

孙山虎家住清风市城郊的凤凰村,门前是一条东来西往的大街。这些年由于城中村改造,没了土地也没了生活来源,于是他就沿街摆了个摊子,卖开了水果。

时间不长,到了二零一四年开春,他的买卖越做越大,钱也越挣越多。此时水果的储存就成了个大问题,他决定在自己的院子里打个地窖,这样水果既可保鲜,又可不少重量,提高经济效益。

于是他就请了邻村一个懂行的武师傅,给自己来看地形测方位。这武师傅确实在行,在测过地形做好方位尺寸后,就对孙山虎说:”咱这里土质好,打窖没问题,我计划地窖深度在四米多,高两米,长度在十米之间,差不多就快到东边邻居的院墙下了,哎,东边是一座带院子的小二楼,里边住着的是什么人家?这邻里关系也得考虑呀。”武师傅说着又突然问道。

哪知武师傅这一问倒把孙山虎给问住了,他只知道这家邻居有个女主人,带着一个三岁多的儿子,是三月前这座小二楼盖好以后住进来的,没人知道她叫啥名字,她也从不与人来往,偶尔露上一面也是匆匆忙忙就回家去了,因此村里人只看到她是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年轻女子,至于她的男人是谁,人们更是毫不知情。也有人注意过发现,隔三差五,这家人的院子里也只有在夜间停着一辆宝马车,听到有个男人咳嗽一两声的声音,别的再没有什么,于是这家人在村里人来看,就是个既有来头又极其神秘的一家子。

见武师傅问起,孙山虎只好笑着摇摇头:”不清楚。”

武师傅一听觉得有点奇怪,于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为不找麻烦,咱把地窖的长度减去一米,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你就择日开工吧。”

第三天,孙山虎找了两个帮工,地窖开挖了。十几天过去了,地窖打成了,这一天,他给地窖安上了电灯,在灯光下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心想着有了它,自己离奔小康的日子就不远了。

哪知就在这天夜间十点左右,他刚睡在被窝里,突然院子里”轰隆”一声巨响传来,把他惊了起来,不好一定是地窖出事了,于是他顾不得和老婆孩子们打招呼,赶快起来拿个手电就来到院子里,今晚天很黑没有月亮,他赶快順着斜坡进到地窖里,地窖里的灯还亮着,他一看地窖的入口处好好的,再往前看这才发现不对,地窖的尽头堆着一大堆东西,想来一定是塌下来的土方,他急忙过去一看,天哪一个土堆摆在那里,再仔细看去,土堆里还有不少东西,有几个纸箱,其中一个已经破了,乖乖一捆捆人民币从纸箱里掉了出来,天哪他的头都大了,谁知道这里有多少钱呢?抬头看去上面出现了一个长約两米,宽有一米多的一个大洞,他明白了,这一定是小二楼那家的一个地下室,由于底下被自己掏空才塌方的。他拿起一捆钱看了看,又马上向地窖的一个角落扔去,他不敢再看,也不敢再动这些钱,不管这些钱是什么来路,如果动了非抢即偷,他预感到自己这回摊上麻烦了,接着就快速地跑出了地窖。

他刚一出来就碰上了起来要看个究竞的老婆,他急忙向老婆摆了摆手,一把拉着老婆就回到了屋里。

老婆见一见他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刚要笑出声来,就听孙山虎低声说道:”你说怪不怪,里面全是钱,全是钱。”

这一来老婆也愣了,于是她给山虎倒了杯水让他喝下去,才听他把事情说了下去。

“这些钱肯定是那家小二楼的,咱不拿她的有啥可怕的。”老婆似乎觉得问题不大于是分析说。

“对呀,可是又该怎么办呢?”孙山虎一想也对,他急着问道。

老婆不说话了,她能晓得该怎么办呢?就这样两人商量了半天也没做出个决定。

大約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清清楚楚听到,小二楼那边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紧接着随着一声开大门的声音,汽车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