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得好玄乎

一起连环抢劫杀人案的嫌犯逍遥法外已久,谁会想到,破案的关键竟是一个神秘死亡的路人……

聂姑娘在夜总会上班,已经连着几天生意清淡了。这天傍晚,聂姑娘到后巷小店买烟,突然,她感觉有个人一直在跟踪她,不免紧张起来,加快脚步走。谁知她快,跟着的人更快,就在转角处,那个人大步上前,一下子拦在了聂姑娘面前,吓得聂姑娘惊叫起来。

追上她的是个男青年,问她想不想做陪聊生意,聂姑娘见是虚惊一场,不禁冒起火来,说是没个两千块就免谈。没想男青年爽快地答应了,随即还往她手里塞了一张百元大钞,说是定金,约她晚些时候到小镇的观景台谈。

就这么接了一笔两千块的”大生意”,聂姑娘虽也有些莫名其妙,但干她这行的,向来不会跟钱过不去,何况不是连定金都收了嘛。于是,她打扮了一番,上了一辆去小镇的招手客车。

小镇在郊外的一片山林中,观景台就在山顶。中途,上来一位穿着入时的中年男人,在聂姑娘身边的座位坐下。聂姑娘不免多看了他两眼。没过几站,中年男人突然把头枕在了聂姑娘的肩上。聂姑娘一阵激动,想着今天真是好运,这半路上也能捞笔生意。她耸耸肩,想和中年男人谈谈价,可中年男人并没开口,脑袋倒是从聂姑娘的肩膀滑到了大腿上。聂姑娘有些恼了,这价还没谈呢倒是先占起便宜了!她伸手去推开那男人,可手一碰到男人的脸时,感觉冰凉,再一摸口鼻,已经全无气息!

中年男人死了!聂姑娘吓得赶紧让司机停车,她本想告诉司机车上死人了,可是,她一想,这事要是惊动了警察,她这见不得光的工作一定得惹麻烦。所以,她说自己坐过站了,慌慌张张地下了车,逃之夭夭。

客车到了终点站。司机发现了靠着车窗的中年人,便上前拍拍他,说:”哥们醒醒,到了。”死者一侧身倒了下来。

司机一惊,连退两步。他想报警,但一想自己开的可是没证的黑车,警察一来,发现他不但开了黑车,还有人死在车上,那这生意铁定是要完的。于是,司机壮着胆子,把死者拖进山林间的冷僻道上,布置成走路晕倒的样子,仿佛一切与己无关。

夜深后,一个醉汉驾车经过,糊里糊涂拐进林道,车身颠簸了一下,醉汉酒醒了一半,赶紧下车察看。月光下,他看见地上躺着个人-一个被自己撞倒的路人,他脑袋”嗡”的一下大了。

“天杀的,撞人了!完了,完了!”他确定那人死亡后,急得六神无主,看着死者的尸体沉默了一阵,最终决定趁夜深无人,把死者背上山去草草埋了。他嘀咕着:”我可不想坐牢。”

醉汉从后备箱里拿出小铁锹,然后背上死者,向山上的密林走去。他来到一个山坡的背弯处,找到一处荒地,挖起坑来。

挖了一会儿,他突然听见山坡的另一边传来一男一女的争吵声。他爬上坡顶,借着月光一看,见一个女的被绑在一棵树上,一个男的正威胁她说出存折密码。醉汉慌了,他不知道这山上会有多少劫匪,也不知道要是自己落到劫匪手上会怎么样,他越想越怕,赶紧丢下死者,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这山上的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聂姑娘和那个男青年。其实,男青年是个流窜惯犯,专门设计打劫在城里做那类生意的女人,他屡屡犯案却依然逍遥法外,因为这些见不着光的女人即使吃了亏也不敢去报警。

男青年满脸狰狞,用匕首抵住聂姑娘的脖子,逼她说出密码。聂姑娘不服,破口大骂,还吐了口唾沫到劫匪脸上。男青年火了,挥手暴打,打得聂姑娘终究妥协,男青年打电话报告同伙得逞了,同伙要他杀人灭口。他不愿手里沾血,便四下察看地形,准备将聂姑娘活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