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两分钟,他能够达到别人使用最快速度半个小时,才能完成的密室状态下杀害目标人物的目的。在大地铺满雪花的情况下,他在现场周围不会留下自己的脚印,而且他有非常充分的案发不在场证明。

在他认为,自己已经是个高手了!

一、踏雪无痕

一夜大雪,天地一片银装。杜婷早上剐出房门,就在门前摔了一个力度很大的屁股墩,看来杜婷今天只能在床上过了。

天气虽然很冷,男朋友凌风还是拿着一大柬花来看杜婷。杜婷使劲想起身,凌风赶忙示意她躺下来,把花放在床边。”我去给你倒杯水。”

凌风边说边走上房间上层的小隔间:”婷婷,暖水壶呢?”

杜婷抬头冲着天花板回答:”平时都在上面,你仔细找找吧。”

一段时间后,凌风端了一杯热水下来了:”呵,竟然藏在衣橱后面,害我找了半天。”杜婷接过凌风倒的热水,沉浸在了无比的幸福之中。

“婷婷,出事了。”管家张伯伯在门外使劲地敲门,但是紧接着就听到他的一声大叫,随之就是沉重倒地的声音。

凌风起身朝门外跑去,门一打开,眼前的情景让凌风顿时惊呆了:张伯伯后仰倒在地上,后脑流出鲜血,在雪地上溅成一片血花。

凌风将张伯伯抱进房,并叫了救护车。”不知道谁袭击的他,幸亏只伤到了头皮,暂时昏迷了。在医生来之前,我们对他进行简单的急救。”

然而让他们奇怪的是,袭击张伯伯的人似乎根本不存在,因为雪地上就只有张伯伯一个人的足迹。

杜婷要凌风把这件事告诉爸爸,凌风在门前喊叫半天依然无人应答,顿时感觉大事不妙,立即撞门而入……

“好刺鼻的气味!”凌风捂住口鼻,立刻抽出跨进房门的一只脚,片刻等待气散尽,进门见到的第一个场景,就是房间中央一挂长条的人形,脖子处连着天花板是一段绳子……

房间中央那挂着的人,就是杜婷的爸爸,已经气绝了。凌风立刻报了警。

他拿出相机,在现场周围拍了一些照片,一边安慰杜婷,尽力阻止她进入房间破坏了现场。

不一会儿,救护车和警车相继到来,张伯伯被救护车接走。

“死者是这家户主杜志民,死亡时间为今日凌晨四点,也就是距离现在大约两个小时前。死者因为脖颈受到大力束缚,窒息死亡。经勘查,暂时的证据显示死者为上吊自杀。”刑警小李汇报道。

“自杀?”队长罗友军语气里满是怀疑。

“是的,据目击者讲述,死者尸体被发现前,门窗从里面完全关闭。从第一发现者拍下来的现场照片来看,这个大雪满地的情况下,房子周围没有其他人的足印。房间周围的雪地也属于五个小时前的自然降雪所致。说明在死者死亡前后一段时间内,无人进出这间房。房间内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死者属于慢性窒息死亡,体内血液无任何麻醉药物成分,所以自杀的可能性更高。”小李回答道。

“但是有一点,证明这绝对不是自杀!”罗友军说。

“不会的,如果是他杀的话,凶手是如何做到没有搏斗痕迹,连来去的影踪都没有呢?”

“这个虽然很难解释,但是自杀是不可能的,死者脚下没有任何垫脚的东西,房间内其他椅子什么的,都远离死者脚下很大一段距离,而且都没有脚踩的痕迹。根据绳索的高度,死者依靠弹跳上吊,更是不可能的,何况还是个老人。”

“他杀没可能,自杀也不现实,这……”小李初次遇到如此难下结论的现场。

“据目击者说,发现尸体时,房间内有股奇怪的刺鼻气味?”

“是的,”凌风回答道,”进门之后立刻就闻到了,虽然分不清是不是有毒,但是我还是回避了。”

“根据房间内残留的气体分子,的确是有毒气体。”小李说,”但很奇怪的是,死者死亡和这些有毒气体毫无关系。死者鼻腔以及喉部,肺部无任何中毒症状,说明在有毒气体散发前死者就已经毙命了。”

“这不是多此一举吗?”罗友军很是费解。

“投毒方式是将气体压缩成液态,装进特殊的包装下,形成一颗小球。通过什么途径投进房间,小球磕在物体上破碎,气体就发散出来了。这个是我们在现场找到的用来包装液态气体的材料。”小李拿起证物袋,示意给罗友军看,”但是根据毒气散发时间来判断,当时房间内属于密室状态,它是从什么地方投进来的呢?”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