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穴里飞出的酒杯

陈克是个盗墓贼。这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然后拿着盗墓工具,歪歪斜斜地挖开一位古代将军的墓穴,仗着胆子钻进去。待进了墓室,用手电筒四处一照,只见墓穴正中放着一把太师椅,椅子上坐着一位盔甲鲜明、栩栩如生的将军,正横眉立目地望着他,吓得他掉头就跑,不留神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一个狗吃屎趴在地上,手电筒也被摔灭了,甩出老远。

凭着以往盗墓的经验,陈克挣扎着爬起来,好不容易摸出洞穴,他担心那将军追出来,因此用土将墓穴口封死,恢复成原来的模样。他惊魂未定地回到家,有气无力地瘫坐在沙发里。谁知屁股刚挨到沙发,又”嗖”地弹跳起来,他感觉屁股下面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一下,低头一看,竟是一把玲珑剔透的青铜酒杯,杯下还有一条丝绢,丝绢上有几行字,大意是他在将军墓没有动过其他东西,且将墓穴恢复原貌,特送他酒杯一只,以示感谢,末了还警告陈克,此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他就大难临头。

陈克读罢,只觉得脖梗一阵阵发凉,庆幸没有在墓地里乱动,弄不好这会儿他已去阎罗殿报到了。他看不懂那只酒杯到底是什么朝代的玩意儿,究竟值多少钱?

第二天下午,陈克带着酒杯去文保所找专家做鉴定,刚走到街上,迎面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她叫黄茜茜,是个令陈克十分崇拜的电影明星,家住他家所在小区附近的一幢别墅里。陈克喜欢黄茜茜,曾经不知天高地厚地几次向她送花、写情书,表达自己的爱意,只可惜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都被茜茜婉拒了。

陈克后来受坏人引诱,破罐子破摔干起了盗墓营生,今天看到茜茜,心里自然不是滋味。他正低头想心事,茜茜却笑吟吟迎上来:”陈哥,今天怎么闲着啊?”茜茜主动上前打招呼,还喊自己”陈哥”,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啊!陈克一阵心花怒放,说话也前言不搭后语起来,最后竟提出来要请茜茜吃饭。他话一说出口,又开始后悔起来,尽管巴不得和她在一块儿,可也不能给点阳光就灿烂啊,万一遭到拒绝……

出乎陈克意料,茜茜竟很爽快地答应了他。二人来到了一家西餐厅,边吃边聊,气氛十分融洽,陈克心头一热,再次委婉地表达了对茜茜的爱慕之情。陈克不知道,其实茜茜对他也心仪已久,只是她的老爸–电影公司的总导演黄大名固执地认为他没钱、没地位,坚决反对,她就一直没把事情挑明。这段时间,老爸飞到广州去执导一部新片,茜茜这才如同飞出笼子的鸟儿,毫无顾忌地向陈克敞开了心扉。饭毕,陈克陪茜茜在街上散步。路边有座富丽堂皇的珠宝行,茜茜迈了进去,陈克跟在后面,心里却一阵阵地发虚,他知道这里的珠宝首饰太昂贵了。这时,茜茜在一枚精致的钻戒前停下了脚步,陈克用眼角一扫那钻戒的价格,老天爷,竟然是5800元,身上带的钱连这枚钻戒的零头都不够啊!

陈克自卑极了,脸涨得红红的,不知如何是好,他无意识地将手伸进自己的裤兜,却意外地感到手指头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顺手拿出一看,竟是一个和柜台里一模一样的钻戒!他可从来没有买过这种东西啊,这钻戒到底是怎么跑到他裤兜里的呢?茜茜看到陈克手里的戒指,也很惊奇地问道:”这么漂亮,给谁的?”陈克顾不得多想,顺水推舟地说:”能有谁?当然是给你了。”陈克故作镇静地将那枚钻戒戴在茜茜手上,茜茜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小鸟依人般紧紧依偎在陈克的怀里。

将茜茜送回家,陈克才想起,这次出来,原本是找专家鉴定青铜酒杯的,看天色已晚,只得作罢。正想回家,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好兴致啊,居然泡上富妞了。”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当初将他引入歧途的小混混苏恺。陈克心里一惊,连声搪塞说:”哪里哪里,只是凑巧碰上而已。”

“还不承认?怕我讨你喜酒喝不成?”苏恺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又道:”我来告诉你,明天有大行动,你要提前做好准备。”陈克早已厌倦了盗墓勾当,正想拒绝,见苏恺眼里闪着凶光,知道得罪不起,只好违心答应了下来。

陈克虽然表面答应了苏恺,可他早已暗下决心,放弃盗墓这种整日提心吊胆的勾当。为防止苏恺再来骚扰,他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至于那只从墓穴里飞出来的神奇酒杯,他觉得带在身上太不安全了,到底把它藏在哪里呢?陈克正琢磨着,房门开了,茜茜皱着眉头走了进来,将那枚钻戒放在桌子上,问道:”这枚戒指到底从哪里来的?”陈克故作轻松地说:”我给你买的啊。””不要骗人了!”茜茜冷冷地说,”这是一枚号称钻石之王的蓝猫钻戒,价值在10万元以上,你怎么买得起呢?莫非你是偷来的、抢来的?”

陈克连声喊冤,可是又解释不清钻戒的来路,正不知如何是好,这时,茜茜一眼看到了陈克手里的酒杯,好奇地问:”你这酒杯是从哪里来的?”面对心上人,陈克也不便再隐瞒什么,他说:”请原谅我没跟你说实话,因为我太爱你了,怕你嫌弃我,其实我是个盗墓贼。”接着他一五一十把误入歧途走上了盗墓的道路,以及后来意外得到神奇酒杯,决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的事儿说了出来。茜茜瞪大好奇的双眼,听得几乎入了迷,最后她问了一句:”现在你打算怎么办?”陈克十分认真地说:”茜茜小姐,我知道配不上你,而且那帮坏蛋也不会放过我,我更不能连累你,所以我想把这个酒杯上缴国家,然后远走高飞……”陈克话音未落,突然屋门被撞开了,只见苏恺带着几个打手,手握匕首,横眉竖目地闯了进来。原来,刚才苏恺告诉陈克明晚盗墓的事儿,见他答应的吞吞吐吐,顿时起了疑心,怕他有什么猫腻,所以带人对他暗中监视,刚才在暗中听了他和茜茜的一席话,早把气憋足了,因此带人冲了进来。

陈克见事已至此,也只有拼个鱼死网破了。他将茜茜护在身后,顺手抄起一把椅子挡在前面,沉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不想干什么。”苏恺一阵冷笑,说道,”只要把那个青铜酒杯留下,我保证放你俩安全离开。”

“你妄想!”茜茜大声说道,”青铜酒杯是稀世国宝,怎能让你们这帮家伙拿去糟蹋?”

“嘿嘿,事到如今,恐怕也由不得你了!”苏恺轻轻一摆手,众打手蜂拥而上,三拳两脚将陈克打倒在地。苏恺嬉皮笑脸地来到吓得脸色苍白、躲在墙角的茜茜面前,伸手去抢她手里的酒杯。不料正在这时,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断喝:”住手!”扭头望去,只见一位身穿铠甲的古代将军,手握宝剑,带着几个武士冲进来,没几个回合就将苏恺等人制服,用绳索捆住了手脚。

陈克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现在几乎都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生活在现代,还是刀光剑影的远古时代。其实,他哪里知道,这些人都是茜茜所在电影公司的演员。

原来,茜茜老爸黄大名打算拍一部盗墓题材影片。为增加影片真实性和可信度,特意在荒野将考古学家挖掘后的古墓恢复了原貌,摆放好道具,准备拍片,不料醉醺醺的陈克将这里当成真正的古墓,用工具挖起了墓穴。黄大名认出是陈克,故意让剧组的人按兵不动,看陈克如何动作。陈克被设在”墓穴”里的泥塑吓跑了后,黄大名看他还真是个演盗墓贼的合适人选,有心直接找他,又怕他不承认盗墓的事儿,于是派人偷偷将演戏用的青铜酒杯放在他家,又让女儿主动和他接近,并乘在一起吃饭时,悄悄将一枚戒指放到他的裤兜里,目的就是找机会来陈克家,逼他承认盗墓的事儿,想不到竟遭遇了苏恺等坏蛋。

盗墓贼终于被绳之以法了,陈克因主动投案自首,有立功表现,被从轻发落,判刑一年,缓期一年执行。因为陈克具有盗墓经验,在黄大名执导的影片中,成功扮演了一个盗墓贼的角色。到后来,茜茜还真对陈克产生了感情,听说最近还要去民政部门领取结婚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