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魔鞋

刘大强上初中,聪明顽皮,不知啥时候迷上了游戏。这天吃完早饭,他背上书包,刚想去上学,却被当派出所所长的老爸给叫住了:”来,大强,爸爸给你买了双鞋,试试合脚不合脚。”刘大强定睛一看,哇,正是他盼了许久的耐克鞋。他忙试了试,哈,你别说,那真叫合脚。”爸爸,太谢谢你了!”爸爸过来摸了摸他的头,语重心长地说:”大强,这鞋可是爸定制的魔鞋。你穿上它,你的一举一动,老天可在看着哩!”刘大强一听,就明白了爸爸已经知道了他玩游戏的事儿,只不过是给他个面子没有点破罢了。

可一放学,刘大强心里又痒痒的,不自觉地就把爸爸的嘱咐给抛在了一边,又一头扎进了网吧。他玩起了风头正劲的电子足球,当起了调兵遣将的主教练。他正杀得性起,忽然,坐在旁边一个梳着小辫的小青年走过来拿出张照片,对着他看了看,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嘿,哥们,外面有人找!”大强这下奇了怪了,虽说这网吧他来过几趟,可也没怎么发现有熟人呢,他不耐烦地说:”等等!”可小辫子也很牛气:”走吧,走吧。人家急等着呢!”说着又有个染红头发的小青年过来,两人连拉带扯地把他拉到了门外。大强刚”哎”了一声,想问他们是干吗的,就在这时,只听”吱”的一声刹车声,他们面前赫然停了一辆面包车。那两个人不由分说就把他给架上了车。而且用胶布把他的嘴给捂住了,眼睛也给蒙上了个眼罩。大强心里一咯噔,完了,这下可是大热天里没冰箱要坏菜了。他明白,这一定是被人绑架了。转念又一想,谁会绑架他呢?该不是像电影电视上那样他爸雇人演的一出戏,吓吓他?这么一想,他心里又踏实了下来。

也不知车跑了多久,大强感到它慢慢停了下来。接着,他被人给拉扯着上了楼,因为眼睛被蒙着看不见楼梯,他的腿被磕了个包,疼得他龇牙咧嘴的。等他上了楼,有人给他揭下了眼罩。他使劲地眨了眨眼,总算看清了这是一间装饰不错的单元房。那梳小辫的青年过来用手拍拍他的肩膀说:”哥们,咱只取财,可不害命。只要你配合,一切都好办!”大强心里有了谱,凭他当警察的爸爸一定会轻松地把这个不算难题的问题给解决好的。想到这儿,他用力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那小辫子上来就把他嘴上的胶布给揭了下来,又在他的嘴边捂了一个手机:”来,给你爸说两句。”刘大强刚说了句”爸我被绑架了”,就被那个小辫子把手机给拿走了,他对着手机拿腔拿调地说道:”刘所长,你的儿子现在在我们的手上,请你配合在两个小时内准备50万块钱,到时听我们通知送钱,否则的话,就请为你的儿子收尸吧!”说完,”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刘大强心里那个悔呀,看来这次不像是在演戏,他隐隐听见爸爸焦急的声音,这下可连累了他老爸了。

也许是等待太漫长的缘故,那梳小辫的青年和一起来的那个小青年有些耐不住寂寞了。他们把门窗全部锁死后,就把刘大强按在一旁的沙发上,小辫子对红头发说了句”看好了”,就随手打开了屋内的一台游戏机,玩开了。刘大强用眼瞄了瞄那个红头发,看他也不住地往那屏幕上偷看,就动开了心思,试图偷偷地溜走,谁知还没来得及挪脚,就被那个小辫子看了出来,他走过来用一把明晃晃的刀在大强的面前晃了晃:”哥们,可别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哇!”刘大强脑子里电光石火般地闪过一个念头,他赔着笑脸说道:”要不,我陪两位耍耍?”旁边的那个红头发忙说:”好啊好啊,反正到时有人会给咱钱的,不就是绑他几个小时吗?”那梳小辫的一想也觉得有理,就很爽快地答应了。那小辫子要和他真刀真枪地玩电子足球。这可正中了刘大强的下怀。

俗话说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那刘大强一搭手知道对手也不是吃素的。那小辫子胸有成竹地选择指挥巴西队,而刘大强呢则是指挥的中国队。想想看,那巴西队独步天下几十年,中国队仅仅有一次在世界杯露脸的机会就独吞九蛋铩羽而归。从一开球,那小辫子就面带喜色,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操纵着手柄指挥着巴西队大举进攻。刘大强也忙调兵遣将。两人指挥人马开始了厮杀。双方把自己的身份都给忘了,仿佛就是为了这场游戏才碰到一起的。小辫子的帮凶红头发也干脆在一旁当起了啦啦队。

正当两个人在游戏机上杀了个人仰马翻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梆、梆”的敲门声。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把眼只盯着那扇门。那敲门声又响了起来,那小辫子一把又把刘大强给抓了过来,用手死死地箍着他的脖子,然后朝门口努了努嘴,红头发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后边,用眼向外面瞄了瞄,小声地问道:”干什么的?””噢,抄水表的。”红头发拿眼看了看小辫子,满眼是问号,那小辫子迟疑了一会儿,把箍刘大强的手臂狠狠地紧了紧,然后低声警告说:”小心别玩花样!”刘大强被箍得只差没憋过气去,只好挣扎着狠命地点了点头。这时小辫子才拉着他又一同坐在了椅子上,他的手仍旧把刘大强的手抓得紧紧的。然后他又冲着同伙一跺脚,那红头发小心翼翼地把门拉开了一条缝。只听”咣当”一声门被踢开了,那红头发被撞了个人仰马翻,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用枪指着小辫子和红头发,大喝一声:”举起手来,不许动!”刘大强还以为是他爸爸来解救他来了,等他定了定神,仔细一瞧,根本没有他爸爸的影子。那个小辫子一见这种阵势早就把刘大强的手给松开了,吓得高举着双手,低着头不敢出大气。两个人乖乖地就向警察举了白旗。刘大强和那两个小绑匪怎么也不明白警察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

等到他们和警察一起来到派出所,大强的爸爸刚从外面回来。他吩咐手下说:”去,把那几个赌球的好好审审!”然后过来见到了大强。他用手抚摸着大强的头,然后又用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说:”你小子,我说老天有眼叫你注意,你又犯戒了吧。不过幸好没吓着你吧?”大强还是满脸疑惑,他爸爸用脚碰了碰他的那双耐克鞋,”你不知道吧,老爸在这里暗设了个机关–电子感应追踪器,只要你打开电脑,你到了哪里我都了如指掌,要不老爸能有那么从容不迫嘛。”大强这才恍然大悟。他爸又对他说:”来,让你再教育教育!”刘大强从跟爸爸的问案中了解到那两个学生”绑匪”全是铁杆球迷,可看中国足球伤透了心,就把兴趣转到了游戏上,因为玩游戏上了瘾,可又没有钱,只好被别人利用绑架了大强。而之所以绑架大强,主要是策划者为了打乱他爸爸今天的部署,浑水摸鱼来转移幕后的赌球证据。大强听了吓出了一身冷汗,看来游戏这东西害人不浅呀。他低着头对爸爸说:”爸爸,我错了,我向你保证,坚决改正!不过,那两小子好歹也当过我一次’老师’,你要网开一面啊。”他爸爸听了,当胸给了他一拳:”你小子自己都管不好,还来管别人,难道你信不过自己的老爸……”屋子里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