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臂上的蝴蝶结

一、古小烟之死

我是一名医生,我拥有妻子一个,情人一个,资产若干,我的日子过得平静而滋润。所有的平静在某天被打破了。原因是,我的情人死了。

当我赶到出事地点后,我看到了鲜红的血液像蚯蚓一样爬得到处都是,而我的情人古小烟一动不动地趴在那摊血迹的中心点上,摔得面目全非。生前爱美入骨的古小烟,死的时候还穿着她钟爱的那件紫色长裙,可是长裙里的身体已经不能为我再跳一曲动人的舞蹈,而且此刻长裙里的肢体已经变得冰冷,支离破碎。

我又惊又吓,眼泪都忍不住要流出来,但我必须强忍着,因为,我不能让别人看出端倪。警察分析后说,根据案件现场的诸多证据,她是跳楼自杀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的死是一场意外。

古小烟的尸体在我的安排下被运往我所在的医院,我是那所医院的外科主任,这样的事情还是可以做主的。更重要的是,我不希望美丽的小烟那么快就化作轻飘的骨灰,我想留她在这个人世间多待一会儿,至少再让我多看一眼吧,毕竟她是我喜欢过的女人。

搬运尸体的工人看到如此惨烈的死状,急忙给尸体盖上了白色的布。这时,我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医院停尸间的尸体那么多,我该怎么在他们中间快速并且准确地找到小烟呢?我记起口袋里正好有截红丝带,匆忙中,我把这截红丝带缠在了古小烟的手臂上,并特意打了一个蝴蝶结,然后才放心地看着工人把已经变成尸体的古小烟抬上了汽车。那红色的蝴蝶结衬着小烟苍白色的手臂,有种凄惨而诡异的美。

所有的事情处理妥当后,我开始耐心等待黑夜。黑夜来临的时候,我就可以和我的小烟见面,我要吻她戴着红丝带的手臂。我要告诉她,我多么爱她。我要问问她,为什么这么狠心地离开我。

昼,终于结束,夜,终于来临。我换了白色的工作服,一步步地向医院的停尸间走去。

停尸问在医院的地下室,我需要坐电梯下去。我等在一座电梯的门口,片刻后,电梯从地下室升了上来。

门开了,里面走出一个戴着帽子,穿着黑色衣服的女人。她的身材真的很棒,真像我的古小烟。可惜我的她,已经死了。我想着,心里又悲伤起来,径直走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的刹那,我竟然看到门外的女人手臂上有一个红色丝带绑成的蝴蝶结。

古小烟吗?

我的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吓了一大跳,又立刻否决。小烟已经死了,此刻正在停尸间等着我去看她,这个女人手臂上的红丝带,一定只是巧合而已。

二、尸体不翼而飞

电梯很快把我带到了地下室,我熟悉地穿过一个狭长的过道。医院里有很多这种狭长的过道,我很讨厌,却又不得不每天穿行其中。我又拐了两个弯,停在了停尸间的门口。

当我拿出钥匙后,才发现停尸间的门并没有锁。我推门走进去,一股阴冷的风迎面扑来,这些对我来说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感到害怕。里面有很多排列整齐的床,床上是排列整齐的尸体,尸体上都盖着白色的布。

我一下子有些茫然,不知道该从哪里找起,只好随手掀起了一具尸体上的白布。白布掀起一个角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只惨白色的手,上面系着红色的蝴蝶结丝带。

小烟,我的小烟啊!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我握着那只白色的手亲吻起来。忽然,我觉出了异样,这只手不是古小烟的!

我和小烟曾经夜夜承欢,我怎会不知道她手的模样?我猛地掀开尸体头上的白布,果然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既然不是古小烟,那么手上怎么会有红丝带?难道只是巧合?我微微有些害怕,但还是壮了壮胆子继续找。我一个接一个掀开尸体上的白布,居然统统是陌生人的面孔!他们的手臂上也全部绑着红丝带,连蝴蝶结的样子都一模一样。我的内心越来越恐惧,我怀疑我走进了地狱。

惊慌失措中,我更加决意要找到古小烟的尸体,我想要不然我会被活活吓死的,可是当我翻遍了停尸间所有的尸体后,我惊讶地发现,古小烟的尸体不见了!

我忽然想起来我进电梯时碰到的那个女人。我想起了她低低的帽檐,想起了她似曾相识的身材,想起了她诡异的神情,想起了她手臂上的红丝带。难道她就是古小烟?那么,已经失去生命的她又是怎么走出停尸间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