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阳是个孝子,母亲住院的这段时间,他没日没夜地守在医院。

这天夜里,周阳提着热水瓶去锅炉房打开水。走进锅炉房,周阳意外地发现房里有个人,背对着他一动不动地站着。周阳正觉得奇怪时,黑暗中一个童音骤然响起:”爷爷,你等的是不是他?”

周阳大吃一惊,細一瞧,这才发现阴影里还站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老人闻言后开始回头,周阳惊恐地发现,这人的脖子竟然和身体一起转动,悄无声息。终于,老人枯瘦的脸显现在灯光下,他直勾勾地瞪着周阳,正要上前时,忽然又惊讶地抬起头,目光盯着周阳头顶的一个地方。两人对峙了几秒钟后,老人像是害怕了,慌慌张张地牵着小孩夺门而出,向远处一栋白色平房走去。月光下,周阳发现老人小孩都赤着脚,脚踝惨白。

毛骨悚然的周阳转身就跑,行不多远,恰好碰到行色匆匆的护士长,正飞快地朝着那栋白房子奔去。

夜里,周阳翻来覆去毫无睡意,刚才的一幕不断在脑子里闪现。老人和小孩是什么人?他们在等谁?老人在自已头顶上看到了什么?护士长这么晚去白房子干什么……

第二天清晨,刚刚睡着的周阳被一阵哭声吵醒了,一问,原来内科病房昨晚死了个人,心脏病,家属接到通知全都过来了。大家正议论时,锅炉房工人老范提着一个热水瓶走进来,问周阳:”这是你床位的热水瓶吧,怎么忘在锅炉房了?”

周阳连忙接过来道谢。老范四下望了望,问周阳:”昨晚上,你是不是去了锅炉房?是不是遇到一老一小?老的很瘦,一脸怨气?”周阳大惊失色地点点头。

老范长叹一声:”我听说,那人昨晚一夜没合眼,是被吓死的!”

周阳惊恐地问:”那老人和小孩,到底是什么人?”

“小伙子,你相信这世上有鬼魂吗?”老范指着锅炉房前面的白色平房说,”那是爷孙俩,三年前他们遇到车祸,送到医院后不久就死了。老人的儿子一直在跟肇事者打官司,三年了,他们的尸骨还摆在停尸房里,祖孙俩都有怨气啊!”

那白色平房竟是停尸间!周阳倒吸一口凉气。老范又告诉周阳,其实这一老一小在等他,每年这个时候,他都会悄悄地烧些纸钱,因为昨天,正是这祖孙俩的忌日!

周阳心事重重地回到病房。不一会儿,主治医生把他叫到办公室,周阳母亲的病是子宫肿瘤,手术就定在今天。医生说,等一会儿把肿瘤从体内切除后,会马上做一个切片检查,一般来说,良性的只需切除肿瘤本身,而恶性的就得连子宫一起切除。

把母亲送进手术室后,周阳忐忑不安地守在门外。他是个遗腹子,父亲在他七个月大的时候就死了,母亲很坚强,不仅生下了他,还独自将他抚养长大。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护士长出来了,告诉周阳肿瘤是良性的,然后拿出一张单子,要他决定是单独切除肿瘤,还是连子宫一起切除,防止复发。周阳长这么大,还从没做过如此重大的决定。周阳想,子宫是女性的象征,母亲为自己辛劳了一辈子,既然肿瘤是良性的,那还是留住子宫为好!

手术很顺利,母亲也恢复得很快。这天,周阳来到医生办公室,感谢医生。医生告诉周阳:”像你妈这个年纪的患者,子宫全切后恢复得这么快,不多见呢。”

周阳怀疑自己听错了,连忙说:”子宫全切?不对啊,我只选择了切除肿瘤呀。”

医生疑惑地看看护士长。护士长严肃地说:”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你别乱讲!”

周阳有些气恼:”谁乱讲!我当时讲得清清楚楚,要留住子宫的。”

护士长不再说话,打开抽屉找出一张纸,先给医生看过,然后摊在周阳面前说:”你自己看,这是不是你亲笔写的?”

周阳一看,这就是当天的那张签字单,果然,在”子宫全切”一栏里,清清楚楚地签着自己的名字。周阳一下蒙了,到底怎么回事?

医生跟护士长交换了一下眼色,盯着周阳的眼睛问:”你以前,是不是出现过间歇性失忆?有这种经历吗?”

周阳坚决地否认了,他疑惑地走出房间。他突然想起一部电影,说国外有家医院,干的就是专门窃取人体器官的勾当,想到这里,周阳不寒而栗。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