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州城东门之外,有一片桃园,园中种满桃树,树间却是葬坟之处,每当阴天,桃园中总是雾气缭绕,当地大户人家乐善好施,在桃园四周筑起了高墙。

有一年元宵节,一个少年夜晚在州城观灯,不小心错过了时间,出城门时已经是半夜时分,只好赶近路回家,途中刚好经过桃园。

当晚月光清冷空明,在桃园旁,少年偶然一抬头,看见桃园的高墙上倚靠这一位少女。少女穿着轻纱薄裙,容貌绝美,正俯视着少年,看见少年也正看着自己,也不隐蔽。

少年只是略看了几眼,也不以为意,继续赶路。

不多时,遇到一人也在赶路,自称名叫徐丁。两人一边走,一边闲谈。

徐丁问少年是否成婚,少年说还没有。

徐丁问:今年多少岁呢?

少年答道:已经十九岁啦!

过了一会儿,到了一条岔路,徐丁告别,少年又独自夜行。

才走了百来步,忽然听见背后有脚步声”沙沙”响起,少年回头一看,却是刚才墙头上的少女,正尾随而来。

少年大惊,问道:姑娘是何人?为何尾随于我?

少女答道:我认识你很久了,只是你不认识我罢了。今晚看见你独行,特来陪伴你回家,谋求一夜之欢。何必大惊小怪呢?

少年又问:你怎么认识我的呢?你到底是哪家女子?

少女便一一说了自己的小名家世。

见少女说得头头是道,少年便相信了她,带着她回到家中。

少年见父母早已睡下,便摸开大门,又取出钥匙,开了自己的卧室门。进入卧室,发现少女已经坐在床上了。

少年也不在意,点起一支红烛,便锁好门窗。

灯下观看少女,更觉娇美,于是宽衣解带,与之媾和,发现少女乃是处子之身。

鸡叫之前,少女便离去了。到了夜晚,少女又来。两人越来越亲密,已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

邻居一中年妇人,听见隔壁每夜传来女子的欢笑,偷偷在墙壁上凿一孔,将一切看在眼里,又对少年的父母说:你家的儿郎,肯定是在引诱良家妇人,如果事情暴露了,肯定大祸将至,要连累你二老,你们要及早想办法。

少年的父母半夜偷偷去看,果然看见一女子在少年房中,因爱子心切,也没打扰他们。

第二天,父母将少年叫到跟前训导:我们不忍心让你因此被人告官,落得身败名裂。你早日与那女子断绝关系,不然早晚要事发,还要连累父母家人。少年不敢违背父母教导,将前因后果一一陈述,发誓一定断绝往来。

然而,少年虽然下定决心要断绝关系,但是依恋之情已生,且少女每夜不请自来,鱼水之欢日盛,再也没有理由断绝关系了。少女已经知道其父母责备的事情,也不畏避。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