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鬼的铜

一大早,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醉仙楼死人啦!”

这声音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醉仙楼可是县城里最大的酒楼,出了命案,这还得了?人们纷纷往醉仙楼跑,都想看个究竟。可是等他们到了楼下,才发现县令蓝誉先带着衙役们赶到了。这蓝誉就任不久,清正爱民,做事总是跑在最前面。

蓝誉踏进酒楼,果然就看见了一具尸体。酒楼的掌柜黄世文站在尸体边上,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他只喝了一杯茶啊!”

蓝誉摆手让仵作检验尸体,然后向黄世文和在场的人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死者名叫郭二亮,是附近有名的泼皮破落户。这天一早,醉仙楼才开门,郭二亮就走了进来,喊着要喝水。黄世文见他是个熟客,又要得急,就把自己刚泡的一壶茶倒了碗给他。谁知道这茶刚喝了半碗,郭二亮就开始呕吐,然后就躺在地上打滚,很快就不行了。

据仵作报告,死者周围有呕吐物,五官流血,舌头起疱,是中了砒霜之类的剧毒。腹部青黑,而指甲颜色不变,说明他早上没有吃东西,是空腹中毒。蓝誉让继续检验郭二亮用过的茶壶和茶碗,结果茶壶里没毒,而茶碗里验出了毒素。

蓝誉盯着黄世文问:”你说你没有投毒,现在验出郭二亮就是因为喝了这碗茶水才中毒而死,你怎么解释?”

黄世文大声说:”冤枉啊,老爷!我真的不知道呀!”

蓝誉下令在店里搜查,没有发现任何有毒物品。蓝誉心想,一般人预谋杀人,总要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动手,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在自己酒楼里杀人,确实不符合常理。于是说道:”按说我应该先把你羁押在狱继续审查。念在你是本地乡绅,一向守法,就先免了这道手续。不过在案子调查清楚之前你不能出远门,要随时听候官府传唤。”

黄世文连说了几个是字,躬身送县令大人出门。

这时,上面派下来紧急公务,蓝誉一连几天都没抽出工夫过问这件案子。等他刚闲下来,就听到一个消息,据说郭二亮死后阴魂不散,天天晚上回来找他老婆钱月娥,要拉她去阴间做伴。蓝誉决定去看看。

将近子时,蓝誉带着几个差役出了门。他们提着灯笼穿街越巷,来到了钱月娥家小院门前。天上没有一丝月光,一阵冷风吹过,让人激灵打了个冷战。这漫漫长夜里,真的会有鬼出现吗?

突然,屋里传出一声惊叫,寂静中听得格外真切,一个女人的声音喊:”二亮,你放过我吧,我多多给你烧纸钱,我让和尚给你超度……”

王捕头飞身一跃,已经上了墙头,再一翻身,落到了院里。过了一会儿,就听到王捕头的叫声:”鬼!真的有鬼!”

待王捕头打开院门,蓝誉问:”你真的看见鬼了?”王捕头点点头,”嗯,绝对不是真人,是个鬼魂!影影绰绰地晃来晃去,长得和郭二亮一样,我一喊就不见了!”

这时,一个女人开了屋门,她就是钱月娥。房子只有里外间,外面是厅,里间睡人。蓝誉问钱月娥:”真的是郭二亮的鬼魂吗?他跟你说话了?”

“是他,没……没说话。”

蓝誉见她惊魂未定,话也说不利索,确实吓得不轻,又问:”鬼从什么地方进来,又怎么出去的?”

钱月娥指着墙说:”他……从墙上来,从墙上走。”

蓝誉走过去看那面墙,光光的,敲了一遍,不可能有什么机关。屋里的陈设很简单,两个衣箱,一张挂着蓝布帐子的大床,此外就是床侧面还有盏高脚铜灯,蓝誉不禁走过去多看了两眼。这盏灯设计别致,灯芯周围的灯罩是活动的,可以随意抽拉,以便调节灯光的方向和大小。在灯座上,蓝誉发现一片带颜色的糖稀。糖稀怎么会掉到这么高的灯座上?他轻轻取下那片糖稀,收了起来。大家把屋里、院里仔细检查过,确定没有藏着别人。蓝誉说:”今天鬼不会再来了,你关好门睡吧。明天我派官差来守夜,看看到底是个什么鬼。”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差役就来敲蓝誉的房门:”大人,出事了!钱月娥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