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酷在入学一周后,就听说了关于这所大学的一些传说,就像每个学校都有闹鬼的传说一样,什么深夜走廊里的人影,厕所里的敲门声,还有人说这所学校原址是坟场……但最具说服力的就属女生宿舍的诡异事件了,因为有物证啊。

现在这所大学的男生宿舍楼在以前是女生宿舍楼,直到现在都能看到墙上写着”女生宿舍,男生勿进”八个大字。听说是因为曾有一个女生在自己寝室的阳台上自杀,女生们经常晚上听到水房有洗衣服的声音。经学生和家长多次向校方反映,终于在第二年决定让当时的两栋男女宿舍楼对调,也就有了现在这种局面。

最巧的是梁酷现在住的宿舍就在传说中女生自杀的阳台对面。因此常有同学拿这事开玩笑。梁酷总说自己不怕,一笑而过。

梁酷现在上大一,因为新招人数太多,安排不过来,所以梁酷和其他一些大一新生跟大四学生住在一栋楼里。所以听到了跟多的版本,什么学习压力大啊,被男朋友抛弃为情自杀啊,各种传说……

梁酷一直是个人缘特好的人,很快就跟隔壁的一个大四学长称兄道弟。好处是那个学长从不跟他谈论那些无聊传说。

那次清明假期,因为只放三天,所以两人都没回家,那学长也搬来梁酷宿舍和他作伴,晚上喝酒喝到半夜,突然厕所传来一阵女人的歌声,学长喝的醉醺醺的,现在却身子一抖,问道”你听见了吗?”

“没有,听什么啊?”梁酷一副快醉倒的样子。

学长抖得更厉害了,”真的没听见?”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胆子怎么就这么小,你大一时这儿死人也没见你吓得退学啊,哪这么多事?你倒是说说,哪来的声,我去看看去。”梁酷不耐烦道。

“厕所~~”学长的声音有些发抖。

“厕所是吧?等着,我去看看。”说着梁酷起身就朝厕所走去,学长也紧跟其后。

不一会,就到了厕所门口,”是这儿吧?”说着梁酷一把推开了门,只听学长尖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靠,不就是张海报嘛,至于吗?哎?这不是我的mp3吗,咋跑这来啦?”

只见厕所墙上贴着一张美女的海报,说不上是谁,只觉得挺眼熟的。梁酷一把撕下海报,扔在垃圾桶里,收起mp3,把学长拖回了宿舍的床上。学长这一觉睡得可是不错,一直到第二天早上9点才醒。问及昨晚的事,却是一点都记不起来了。梁酷嘲笑道:”早知道给你拍下来,太掉价儿了你!”

学长却也不反驳,只是眉宇间有些疲惫,说道:”做梦梦到有人要找我报仇,太真实了。”

“你不是还信这个吧,写小说啊?”

“唉,你不懂。”

接下来的几天里,学长还是住在梁酷宿舍里。诡异的是,在清明节那天,梁酷刚睡下,就听到学长那边有响动,以为他是要上厕所,就喊了一句:”这次别叫得吓人了哈!”居然没人答应,梁酷这才睁开眼,发现学长床上已经没人了。如果学长要去厕所就一定会经过他,所以说他应该已经出宿舍了,梁酷心想:这大晚上的他出去干嘛,难不成是睡不着出去跑步了?不管了,先睡觉,明儿个再说。

第二天一大早,梁酷醒来就看见学长坐在床上看书了,趴在被窝里问道:”昨晚干什么去啦?”

学长一脸的疑惑,”睡觉啊,还能干什么?”

“不是吧?我明明看见你半夜出去了一趟,别不承认了。”

“我骗你干嘛,真的,我一直在睡觉啊。”

“我靠,你不会是梦游吧,怎么没听你说过,别哪天不知道的把我给扼杀在睡梦里啊!”

“不可能,我没有梦游的习惯,要不四年我那些舍友能不跟我说吗?是你做梦了吧,还说我?”

“我……”他说的在理,梁酷也不知道怎么反驳,但他知道,自己昨晚一定不是做梦。

是夜,学长还是早早就睡下了,梁酷一支强撑着等着,他一定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梁酷就快撑不住的时候,学长那边有了动静,梁酷一下子有了精神,证明自己不是做梦的时刻到了,他抓起手机,打开摄像功能等着,很快看学长机械的穿好衣服走了出去,梁酷心想:看不抓你个现行。随后跟了出去,因为衣服一直没脱,省了不少时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