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一早,恒发公司总经理朱良辰在儿子的陪同下,来到火葬场。前些日子,他的爱妻秀玲不幸遇车祸身亡,今天要举行最后的遗体告别仪式。

仪式结束后,朱良辰得知遗体不能立刻火化,原因是排在前面的一个农民一时交不起火化费,正到处凑钱。朱良辰听说后很难过,想不到现在还有交不起火化费的人。他叹了口气,对秘书说:”拿点钱,帮他们交上吧。不管怎么说到了那边还是秀玲的邻居呢。”

十几分钟后,一个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拉着两个满身重孝的小孩”咕咚”一下跪在朱良辰的面前,哭着喊道:”谢谢恩人啊!”朱良辰一抬眼,看到两个孩子孝衣里面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他转头对秘书说:”再拿点钱,给他们买个骨灰盒,给孩子买两件衣裳。”

朱良辰原本是个争强好斗的人,在生意场上从不心慈手软,可现在因为妻子的死,他已经万念俱灰了。出事儿的那天早晨,秀玲说要上街购物,朱良辰说自己的车刚加过油,就把车钥匙给了她,没想到半小时后就传来了妻子遇车祸身亡的消息。事后交警查明:汽车的刹车系统在此之前被严重破坏。朱良辰心里明白,,这起谋杀案肯定是冲着他来的,没想到妻子替他去了黄泉路。因为商场上的利益之争,他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追查凶手的事情,他决定交给公安机关去做,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到当年下放时呆过的向阳村,过清净的日子,那是他和秀玲相识的地方。

一个月后,朱良辰把公司交给儿子打理,之后他一个人去了向阳村。二十多年前他和秀玲一起在这里插队,向阳村有着他们最美好的青春岁月,有着他们最难忘的生活记忆。朱良辰生意做大之后,曾经多次给村子捐资盖学校、修路,这里的乡亲和他有着很深的感情。

朱良辰住进了村西的一栋二层小楼,这里就是多年前的”知青楼”,后来改做了村里的仓库。村长带着几个村民把楼上楼下各清理出一间,楼下用来当车库,楼上作宿舍。当村民们离去之后,朱良辰望着熟悉的青山绿水,想起已经永远分离的爱妻,万念俱灰,决心在这里种瓜种菜,淡泊度日。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惦记着他的人并没因为他的隐退就打算放过他。

‘那是到向阳村半个月后的一天早晨,朱良辰还在睡觉,忽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他起来一看,院子里已经来了十几个老乡,大家正围着躺在地上的一个人议论纷纷。敲门的是村长,打开门后,村长喘着粗气说:”老朱,快看看,你院子里死了一个人。”

朱良辰感觉脑袋”嗡”的一下:怎么会死人哪?他镇定了一下,下楼来到院子里,看见躺在地上的尸体,更是大吃一惊: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瞪着眼睛,眼珠子似乎因为惊恐已经完全凸了出来,鼻子和嘴巴也明显地有些变形,早已没了呼吸。朱良辰虽说有些害怕,但他毕竟是经历过大世面的人,赶紧叫村民向后退一退,然后问清了派出所的电话号码,他用手机报了案。二十分钟后,派出所的人来了,一小时后,市公安局的法医也来了。经初步检测,死者为男性,死亡时间大约在凌晨两点,身体没有任何外伤,应该是死于突发性心肌梗塞或者脑溢血。从死者的面目表情上看,似乎死亡前受到了巨大的恐吓刺激……另外,从死者身上发现了匕首,但是没有使用过。

一个星期以后,传来了关于死者的一些消息:该人是一个流氓团伙中的杀手,至于这个人为什么半夜来到了向阳村,他死之前到底干了什么,又为何如此惊恐,公安局一时还无法判定。

公安局没有结论,但是朱良辰心里却有了数:不用说,这人带了凶器到自己院子里来,目的肯定是要杀自己的,那些在自己车上做手脚的人,目的没有达到,竟雇杀手追杀到这里来了。

朱良辰给城里的儿子打了个电话。几个小时后,儿子给他送来了他要的一些东西:一架小型望远镜,一把杀伤力相当不错的短柄猎枪和几盒子弹。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