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歌的小溪边,有一棵老栗子树和一棵年轻的无花果。它们倾听着水的低语,打发着漫长的岁月。

一天,栗子树看见,走来了一个人。他望望无花果,就开始爬树。这个人相当灵巧,他采树枝上的果子,一个接一个,用牙齿一咬,非常方便地就把果子放进嘴里。

这时,栗子树摇动着枝叶低声地说:

“噢,我可怜的无花果!大自然妈妈真应该把你造得比我还高大。你没有注意到大自然妈妈怎样造我吗?”

不知所措的无花果一声不响。

“你瞧,大自然对我甜蜜的孩子保护得多好。”栗子树接着说,”首先,给他们穿上非常有用的衣裳,当然,这是保护服。再在它的上面加上一件结实的木质外套。”

“噢,是吗?”无花果只说出这样一句话。

“你什么也不知道,无花果,你应该明白,做了这些我仍然不满意,给我的孩子们还要造一层外皮,在外皮上面还要放上尖尖的刺,这样就可以很好地保护自己,不被人的手摘了。”

听到这些话,一个胖胖的无花果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它才说:

“你给我的印象是,你并不了解人。他有的是智慧和技巧采走你的果实。”

“多嘴多舌的家伙,你讲什么?”

“我讲的是事实。人要摘你的果,就带着长杆子、棍子和石头来,敲打你的树枝,把全部果子一个一个地打下来。当你的孩子掉在石头地上,人就踩他们,或者压他们,把他们从刺谓一样的硬壳里弄出来。你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不是被弄破就是被压扁喽!与此相反,你已经看见了人是怎样对待我的!是那么轻手轻脚,不打我,也不使用石头,尽可能地轻,而且只用手指。”

否认不走运是柱然;但,每个人都想逃避不幸的命运,尽力不宣扬最大的不幸。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