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少女

山坡上站立的那个少女,让马克联想起了女诗人埃德娜·圣文森特·米莱。也许是因为少女站在午后阳光照耀下的山坡上的体态,那一瀑如蒲公英般金黄的长发在风中飘动;也许是因为她身上传统样式的白色连衣裙包裹的那对修长玉腿。总之,马克的心头有种确切的印象,这个少女仿佛是从过去一脚踏入了现在。这种感觉怪异极了,因为随着真相被揭开面纱,马克最终得知少女并不是来自过去的世界,而是来自于未来。

马克在少女身后不远处止步,因为刚刚的一路攀爬,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少女还没看见他,马克琢磨该怎么让少女注意到他的存在,又不至于吓坏她。马克准备下定主意的时候,掏出烟斗,塞上烟草并点上火,双手盖住烟斗钵,同时不停地吹气,直至烟草燃烧起来。等马克再次向少女的方向望去时,她已经转过身,好奇地注视着马克。

马克缓缓走向少女,敏锐地注意到此刻天穹仿佛近在咫尺,他享受着和风吹拂在脸上的滋味。马克在心里自言自语,以后应该多出来远足。他一路穿过森林再爬上山,现在森林已经被甩在身后,躺在山脚下,微红的树叶仿佛是秋日里的第一把火在徐徐燃烧。在森林以外,躺着一个小小的湖泊,湖畔有小木屋,也有钓鱼用的码头。马克的妻子突然被召唤去履行陪审员的职责,于是马克不得不独自消磨掉两周的闲暇时光,这两个星期是他从自己的暑期旅行里省下来的。现在,马克过着形单影只的日子,白天在码头上钓鱼,晚上就在起居室里的大壁炉前,用阅读来消磨寒冷的长夜。这样子度过两天后,循规蹈矩的生活终于让马克厌烦了,他开始漫无目标地闯进森林,最终,马克来到山脚下,爬上山,看见了这个少女。

她的眼眸湛蓝,马克走近时看到了少女的眼眸——蓝得就像勾勒出少女削瘦身形的蓝天。她长了一张鹅蛋脸,青春、娇丽、甜美极了。少女的容貌令马克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不得不极力控制自己的冲动,才没有伸出手抚摸少女那张被秋风亲吻的脸庞。尽管马克的手一直未离开自己的身侧,他依然感觉自己的指尖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我是个44岁的男人,马克惊讶地问自己,少女的年纪不可能超过20岁。我到底是怎么了?

“你是不是在欣赏风景?”马克大声问道。

“是的。”少女一边回答,一边转过身,手臂划出一个热情的半圆,“这真是一幕壮观的景色!”

马克随着少女的目光嘹望风景。“嗯,”他说,“真的很壮观。”在山底下,又可以望到一片森林,绵延在低地之上,呈现出九月里的暖色调,将数里之外的小村落搂在怀里,最终在城市郊区的边界上停下蔓延的脚步。远远望去,雾霭令科夫城参差不齐的城市轮廓变得柔和,让它带上了一些中世纪大城堡的特色,使得科夫城不像是现实中的城市,更像是存在于梦境。“你也是从城里来的?”马克问少女。

“算是吧。”少女说,接着对马克莞尔一笑,“我来自于240年之后的科夫城。”

少女的微笑在告知马克,她并不真的期待马克会相信自己的这番胡话,但也在暗示,他假装相信会比较不错。马克回了个笑脸,“算起来,那就是公元2201年,对吧?”他说,“我想,这个地方到那时肯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哦,是的。”少女说,“现在科夫城从属于一座巨型都市,城市的疆域一直扩张到了那儿。”少女指着山脚下的森林边缘地带,“第2040大街正好笔直穿过那片糖枫树,”少女继续说,“你看见那边的一片刺槐了吗?”

“嗯,”马克说,“我看到了。”

“新的城市广场就建在那儿。广场里的超市大极了,完整逛一圈需要花费半天时间,你在那儿能买到几乎所有东西,从阿司匹林到飞行汽车,应有尽有。超市旁边,也就是那片山毛榉现在矗立的地方,是一家大型服装商店,经常会有大量国内顶尖服装设计师设计的最新款式的衣服。我身上穿的这条连衣裙,就是今早在那儿买的。是不是有一种简单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