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少妇表姐

零七年五月的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妈打来电话叫我下班后早点回家,说是家里来了客人。那会儿我在一家做网络工程的公司打工,说来惭愧,大学毕业后这几年一事无成,唯一收获就是贷款买了辆两厢福克斯,首付还是我妈给的。

我问谁来了?我妈说你虹表姐来了。我问哪个虹表姐?

其实对于我妈所说的虹表姐,在长大成人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对于我来说都是陌生的,我似乎很难想起在我们家的亲戚中还有这样一个表姐。

“就是小时候常来我们家,带你玩的那个小虹。”

老妈的话把我带回儿时的记忆。记得小时候,我三舅经常带着一个大我几岁的女孩到我们家来玩。我妈让我叫她表姐。虽然我现在已记不清她那时的模样,但我依稀记得她长得很好看,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

小时候我一直想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姐姐来照顾我,但我没有姐姐,只有一个妹妹,而且那是后来的事情。于是我跟她很亲,老跟在她屁股后面玩,亲热地叫她姐。每当我这么叫她的时候,她总是露出好看的笑容。

她就是我妈说的虹表姐,她不是我三舅的亲生女儿,是三舅妈跟前夫生的孩子。也就是说,她跟我没有血缘关系。三舅娶了三舅妈后,没有再生育,虹姐成了他们唯一的孩子。

我已记不清她来过我家几次,那时我七岁,她十五岁,刚刚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再后来,就没怎么见到三舅、三舅妈带她来我们家了。听我妈说,因为三舅调动工作,他们一家搬去了北京。

北京离我们这儿两千多公里,在那个交通很不发达的年代,两家人要想再走动,确实是很困难的事情,但书信往来还是有的。几年后,听说虹姐去了美国她外公那里读书和生活。

从那以后,我也再没见过虹姐。多年后又一次得到她的消息,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三舅给我妈寄来一封信,信上说虹姐在美国结婚了,随信还寄来一张婚纱照。照片里的她,已经出落成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姑娘。那是她此生第二次出现在我的记忆中。

我妈为此常感叹,说什么时间过得真快,连小虹这丫头都嫁人了,我怎能不老啊!

收藏